乱心【后续①】

精华2021/02/031016 浏览同人活动
宴会上的事情告一段落,韩子高也自知有许多谋逆之徒 ,正在暗地里打算谋杀这位小皇帝,便守着小皇帝寸步不离,这小皇帝心里可是乐开了花。
“子高~人家想要那一朵小桃花花。”正值三月好时节,桃花满园,阵阵凉风吹来都是桃花的香味,小皇帝被韩子高压迫着穿上了一件狐裘,偷得浮生半日闲,两人一起游园赏花,其中的一棵桃树上枝头的一朵桃花开的最是娇艳,这不,小皇帝开始作妖了。
韩子高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便是一堆的问号,是这些底下的桃花不香了还是咋的,你非要顶上那个?
他忽然想到,这园子里好像有一个东西可以把树枝压下来,这样就可以让小皇帝自己把桃花摘下来了,刚想去找,那东西却不翼而飞。
韩子高:???那么大个东西就不见了?
在韩子高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对圆溜溜的东西盯着小皇帝看,小皇帝也趁韩子高不注意,对那东西伸了个大拇指。
小皇帝:小柱子好样的!
小柱子:陛下高兴就好。
“爱卿怎么如此磨蹭,莫非是不愿意为正摘下这朵桃花?”小皇帝也抓住机会,趁机装模作样威慑了一句。
韩子高看了一眼小皇帝,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韩子高: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
小皇帝:知道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韩子高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运用轻功飞到树顶,把那朵桃花摘下来。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桃花花瓣随着风飘动,韩子高脚尖点花瓣,轻功飞到树顶,伸手将花摘下,又转了个身,安安稳稳的落在地上。
可能是刚刚摘花的动作力度稍有些大,花瓣顺着韩子高的方向纷纷而落,他踏着花瓣走向小皇帝,嘴角依旧是挂着微笑。
突然小皇帝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句话:
人面桃花红,人比花更娇。(不愧是朕的人!)
小皇帝想看看他身上哪里有桃花的花瓣,想把它摘下来促进两人的亲密关系,可谁知这家伙好像外面有一层墙,花瓣怎么也飘不到他身上去?
“这花,臣为陛下摘来了……”又吹来一阵风,吹迷了小皇帝的眼睛,也把韩子高手中的那朵花吹走了,韩子高见着机会来了,大声喊,“哎呀,这花怎么就吹走了?闭上你别着急,臣马上就帮你把这花给追回来!”
“欸,爱卿你别走啊!”等小皇帝看清了眼前的事物,韩子高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要问这京城里谁跑的最快?那自然是见到小皇帝的韩子高了。 次日早朝,小皇帝,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认真地看着大臣们的折子。
“陛下。”有一位大臣走出来,“近日,西域屡次来犯我国威严,还招兵买马,试图攻破边境。”
“那依爱卿所见,应该如何?”
“臣以为,朝中有左右将军,这左将军征战多年,自是老将,但年数较大,应当由右将军前去。”
左将军冷哼一声,说道:“我虽年岁已高,又不是缺胳膊少腿,为何不能打仗?正是陛下用人之际,臣应当为殿下排忧解难,这右将军虽也是一等人才,但是这战场之事接触甚少,依臣之见,还是让臣前去,现如今正守边疆的也是臣的副将。”
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左将军这意思不就是在说韩子高只是一个毛头小子,只能陪在小皇帝身边过家家而已。
“陛下,臣……”站在一边沉默寡言的韩子高突然开口说话,“臣认为,正因为年纪尚小,战场之事才更应该学习,臣自愿前去,护这万里河山。”
小皇帝听了一时头疼,一只手扶着头,另一只手对着下面的大臣挥了挥,薛公公急忙喊了一声退朝。
所有的大臣都已经离开了大殿,韩子高也正准备离开,却被小皇帝叫住。
“韩子高。”小皇帝从龙椅上跑下来,一把拉住他的手,韩子高心里有些惊讶,这是小皇帝第一次叫自己的全名,他这是怎么了? “别去好不好?”听到小皇帝说的话,韩子高的心里算漏了一拍,他当然知道小皇帝是怕发生什么事情。
“陛下,臣要守护这百姓,守护这万里江山,更要守护你,我也没有因为需要什么,而要取得什么功名,臣,是要为你而战。” 小皇帝的手慢慢松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舍不得,却还是松开了手。
韩子高也不回头去看,踏着晨曦而走,小皇帝抬头看他的背影,他好像看到了,韩子高身着一身铠甲,肩上是红色的披风,随着边疆的狂风摇摆,手中的剑愈抓愈紧,剑尖的鲜血滴在地上,染红了一方土地,他笑着,踏着胜利而归,并且还说着,这一战,为你而战……
左右将军受陛下旨意,前往边疆支援,这一走,小皇帝的心一直提着没有放下,就算每天上朝,总有人为自己传来喜报,他还是无法放下心来。
“陛下,好消息,韩将军首战告捷,敌军退离边境!”传信的人也是喜上眉梢,朝中的大臣无一不在夸赞,韩子高英勇善战,小皇帝的脸上也终于出现了笑容。
前方战事,军营里的将士们也在夸赞韩子高。
“看来有志不在年高啊!”
“是啊!韩将军虽年轻,但懂的东西倒是比我们这些老将还要多呀!”
这左将军的面子自然也是挂不住,自己也算是久经沙场,居然一下子就被这个年轻人比下去了,有些心思玲珑的将士自然看得出左将军的心情不佳,也就随便夸赞了几句,并去做事了。
“将军,他们已经撤退,穷寇莫追,还是早点回京禀告圣上。”韩子高杀掉眼前的最后一位敌军将士,对着前方依旧在追赶他们的左将军说。
“此时若不追,等他们回去养精蓄锐,再回来杀我们一个回马枪不成?”左将军不听劝告,带着剩余的将士继续向前冲,韩子高也没有法子,只能跟在他们身。
“大人,韩子高已经冲进我们布置好的陷阱当中。”在敌方的军营当中,一位长相极好的婢女正端着一壶茶,缓缓的给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倒茶水。
“哼。”那个男人端起茶水抿了一口,脸上都是胜权在握的表情,“这次,定会让你有来无回。”
“报!”皇宫里报信的性子急忙地跑入宫殿,小皇帝坐在龙椅上,等着他们的好消息,算上日子差不多,再过两天他们就回来了,“韩将军率领将士们穷追不舍,斩下敌方将军首级。”
“这韩将军当真是后生可畏,恭喜陛下取得胜利。”大臣们也在赞叹这韩将军的英勇善战。
“但是……”探子突然面目悲伤,欲言又止。
小皇帝的心突然猛地被提起来,今天早上杯不小心摔碎了一个杯子,那个杯子正好是韩子高送给他的那只,捡瓷片的时候,还不小心把手给划伤了,他便觉得今天可能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但是什么?说!” “将军他,冲进敌方的陷阱,万箭穿心,战死沙场了……”
26
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