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之狱+《重生》

2021/05/01132 浏览综合
TapTap
角色信息:
名字:乔斯琳
年龄:21
性别:女
身份:中俄混血,某跨国集团老板的女儿/摩托车手
性格:毒舌,不喜欢集体活动。开朗的外表下隐藏的是自卑的心态,不轻易相信别人。喜欢学习各种知识,虽学习能力很强,但并不都是十分精通。戒备心强,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如果是夸奖会得到她的一个飞吻。讨厌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会给他一个“国际通用友好手势”,不过接受别人以温柔的语气劝说。
背景:从小便接受良好教育,在父亲的要求下成为一个知书达理,温柔知性的“完美女人”。在18岁成人礼后被父亲作为礼物送给了本地财阀,自此她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她被迫无奈卷入财阀与父亲之间肮脏的情色交易后,见过无数的姑娘在魔爪下妥协,也见过无数的姑娘勇敢抗争。为了离开集团,她变得叛逆,吸烟喝酒纹身穿孔,学机车学格斗,变成了财阀厌恶的模样,同时也失去留在集团中心的位置。最终找到机会下定决心举报了自己的父亲,在逃离的过程中不知为何进入了罪狱。
剧情:
《重生》
在乔斯琳明白罪狱是怎么回事之后,就知道这肯定是她最好的归宿。
“靠!是死路!”这可以说是正在逃命的人们最不愿看到的场景了。
之前主角团为了一处超市里的物资打碎了玻璃,又不知道谁在手忙脚乱下不小心推倒了货架。一排排货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倒下,紧接着怪物的低吼声在两三歌街区外传来 。不算近,却吹响了逃命的号角。
然而数分钟的奔波后迎接他们的是突然消失的路面,断面绵延数里。且不说断面是否有尽头,就算有,他们也来不及翻过去。
几个人前面是黑压压的深渊,耳边是越来越近的低吼声。汽车的速度优势并不突出,这意味了他们必须在一分半钟之内做出选择,否则冲过来的怪物将会把他们生吞活剥。
“你们下车找藏身处,给我留一个棒球棍,我去引开它们。快!”乔瑟琳已经做出了选择,她一边说着一边拉开车门,语气严肃不容拒绝。
“经过几天的相处,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你们绝不应该进入罪狱,可我不是。等我回来再给你们讲我的故事,放心,只要我开的够快,坠鬼它就追不上我~”她开了个玩笑,向众人抛了个飞吻后松开了手刹,向着低吼声冲了出去。
油门踩到底,车上大声公放着蹦迪舞曲,手里拿着瓶之前藏在座位下面的烈酒,时不时地来上一口。
要不是后视镜里那群奔跑的坠鬼,乔斯琳都要以为自己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了。
“为了队友的安全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多么完美的谢幕方式。”她脑海里浮现出自己踩下油门的那一刻队友们看自己的眼神,那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敬佩的目光,那一刻她觉得她就是这个世界的英雄,所向无敌。
突然撞飞一只坠鬼的颠簸感把乔斯琳拉回现实,她看到油表盘的提示灯已经亮起,车子要没油了。
“死在它们的手下也是我罪有应得吧。”
在酒精的作用下,乔斯琳的思绪又飘忽起来,恍惚间她好像回到了还在集团的日子。那是一个罪恶的夜晚,一个姑娘不愿被玷污,挣扎着从几十层高的楼上毅然跳了下去,鲜血在她周围渐开,像一朵漂亮的花。这朵花很快被集团的手下搬走,剩下的颜色也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冲刷干净。第二天照旧开始,没有任何关于女性坠亡的报道,就好像掉下去的只是昨天大雨里的其中一个水滴。
那个女孩也许就在身后坠鬼大军里吧?
小半瓶酒很快就见了底,油箱也是。也许还有不到十分钟,乔瑟琳就要迎来自己的最终归宿了。
她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破败街景,突然看到一个姑娘,齐耳短发,穿着轻便的衣服,身上还背着旅行包,一幅幸存者的模样。可虽然只是一眼,乔斯琳看到了她吐在嘴外的长舌头,和脖子上骇人的伤口。她也许曾经是罪狱的幸存者,可现在绝对不是,现在她是罪狱数以万计的怪物中的一员。
“我不想变成她的样子!”这个想法一瞬间占满了乔斯琳的大脑。也许乔斯琳注定要被坠鬼生吞活剥,可她有选择时间的权力,那就是绝不会是现在。
她关掉了聒噪的收音机,一打方向盘,离开了容易被跟上的大路,开进了一条小路里。
“队友们已经安全了,所以我已经赎过罪了。那个肮脏的集团老总女儿已经在与坠鬼的追逐中死去,现在我要为自己而活!”乔斯琳这么想着,把车向更深的巷子里驶去。
副驾驶座位上的金属球棍反射着光线,不久后它就会沾上敌人的鲜血。
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