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之狱《信仰之跃》

2021/05/0284 浏览综合
创建角色
姓名:风成(没有这个姓?有!我说的!)
性别:男
性格:懒惰却又疯狂
身份:医科实习生,主攻临床
年龄:22
身高:176
体重:58kg
爱好:把玩手里的任何东西
生日:(自述)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生日还重要么?好吧,就算还有意义吧,那就是二月三十号吧。
自白:这里是地狱吗?不,这应该是一个陈述句,其实跟普通的世界没什么不同,这只不过是把世界的黑暗面无限放大展现在我们面前罢了。什么?你说你没看到?没有关系,人们总是不愿意去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被蒙上眼的人啊,该醒过来了。
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不是么?那就继续疯狂下去吧,或许在那疯狂的绝境之中可能会看到一丝希望。至于我么?(笑)总要有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替你们这些胆小鬼探寻生者的道路吧?而我,不就是一个疯子嘛?
TapTap
一角剧情: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郑逐飞将刹车踩底,令车上所有人重心止不住向前倾斜。
“啊!”王诗语撞在了自己前面的座背上,忍不住小声惊呼。
“怎么停车……”注意力没在道路上的秦选回过神来,回过神来询问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的不对劲。
“喂喂,发生什么事了?咋不继续往前走了?”卓文浩有些不满地嚷嚷着。
“可能是车没油了,哈哈,开个玩笑。”坐在卓文浩身旁的风成笑着打趣,但看到自己身旁的胖子要暴走的趋势只好打了个哈哈,靠在座椅上懒懒地开口,“前面没路了,你要不要下去直接看看?”
卓文浩没有理会风成,而是看向秦选——静静地等待着秦选的决定,因为他知道,他们很多时候还是依靠那个人的理智选择,而不是旁边这个疯子。
郑逐飞也看向秦选,如果这个时候往回开车的话,且不说这辆车的油量够不够,光是车子底盘太低,遇到那群怪物完全就是扯犊子的事情,不过若是把车子的安全阀关上,加速冲过去使车飞起来的话,也不是不能越过去。
秦选也思考了这个事情,算算时间的话,后面的怪物也快要到达自己肉眼可见的距离了,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是下车观察前面,还是转身加速飞冲回去。
“我们都相信你的选择。”王诗语看出了秦选的紧张,开口说道,“无论是对还是错,我们都会一起去面对。”
秦选呼了口气,做下了自己艰难的决定——下车去查看。
风成吹了一声口哨,笑道:“不错的选择,那我们还等着怪物过来吃晚餐吗?赶快下车啊。”
待车上的人陆续下车后,秦选看了一眼慢悠悠地走向前面的风成,他想提醒对方不要走远了,不过看对方散懒的模样,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便朝前面没路的地方走去。
在看到前面悬崖的那一刻,秦选突然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悸,他连忙收回眼神,后退了几步大喘气,就在那一眼里,他感觉到被一种什么东西窥视着,令他感到不寒而栗——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这会有断崖?这不是城市么?”王诗语有点难以置信,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情况。
“所以这是死路么?那我们所坚持的意义到底在何处?我们到底要往哪里逃才能逃离这里……”郑逐飞皱起了眉,他转头看向他们来的方向,隐约间他听到那些怪物恶意的低语,恍惚中,他不知道自己的希望在哪里。
“砰——”东西重重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卓文浩将自己的步枪撞击在地面上发出并没有响彻云霄但足以让所有人听到的声音。
“还不到最后的时候,你们都放弃什么?别说那些丧气没用的话,与其想那些没用话的措辞,好不如好好想想我们该如何摆脱这个困境。”卓文浩语气高昂,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愤懑。
“说的是,我们不应该沮丧,应该团结起来。话说胖子你挺有领导气质的啊。”秦选笑了,拍了拍卓文浩的肩膀,然后开始快速动脑,思考,一定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说得对,我不该这样的,让我们一起想想吧,那个逃生的办法。”郑逐飞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不该说出那样沮丧的话,然后他吐出一口浊气,定了定神,严肃地开口,还时不时看向王诗语——还好,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方才的错误说辞。
“话说……你们有看到风成吗?”王诗语在沉默中突然开口,疑惑地看着周围,“我好像下车就没有看到他了”
“说不定是去哪个地方看到一具尸体……别去管他了,他总有一天会自己作死而死亡,只要不带上我们就好了。”在说起风成的时候,向来以正义为许的郑逐飞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语气中的厌恶几乎溢满出来。
“可是我们上次多亏了他才能成功逃离那个地下室啊。”王诗语轻声说道,但终究没有再去询问风成的行踪。
“他过会儿会回来的,实在不行我们就去找他吧。”秦选开口说道,算是解开王诗语的纠结。
“那个疯子,或许不需要我们去找他,不然他也不会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卓文浩抱着枪开口,显然他并不想去找风成。
细细的低语开始在耳边响起,这是那些怪物在逐渐靠近他们的征兆,那充满恶意的语言,怨恨着这个世界,同时怨恨着与他们不同的生还者。用或尖细或低沉或沙哑的言语诅咒着,用一双混乱的大眼紧紧注视着,它们行动迟缓,却又无处不在,它们紧紧跟随者生者,贪婪地吸取生人呼气的气息。
“快了快了,就快要到了……”
“就在那里傻站着吗?哈哈哈哈,我已经等不及了……”
“撕裂希望的感觉,你们也来尝试一下吧……”
……
怎么办?秦选有些迷茫,说到底他也不过只是一个有点聪明的普通人,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也丝毫想不出任何解办法啊!不如就放手一搏么?和那些怪物决一死战!或许这就是生的希望吧。
卓文浩看出了秦选最后的决定,他默默地站在了秦选的身后,拍了拍秦选的肩膀说道:“想做就干吧,胖爷我早就看这些兔崽子不满很多时日了,让胖爷我大战个三百回合,战个痛快吧。”
秦选握紧了手中的枪,冷汗直流,不过他不会退缩,如果退缩有用的话,他也想选择退缩。
“别一个人当什么英雄啊,你就算再怎么逞英雄我也不会把王诗语交给你的。”郑逐飞也走了过来,但最后一句是贴在秦选的耳边说的,显然他并不想让当事人知道。
秦选听到后微微一愣,摇头轻笑,此时他也放松了不少:“都什么时候了……”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前面不断逼近的怪物,那密密麻麻的让那个人毛骨悚然的头颅此时正狞笑着逼近,它们犹如玩弄走投无路的猎物一样,缓缓接近着他们,想要听到猎物在临死前绝望的哭喊。
“我说各位,你们不会真的要上前拼命吧?”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之后,一个与现在紧张的氛围十分违和的懒惰的声音从旁边打破了这个紧张气息。
众人忍不住往打破这个气氛的方向看去,只见风成从一个巷道走了出来,就像是遛弯的大爷向路过的路人打招呼一样,笑着和众人说话,一旁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在他的眼里就像是路边的花草一样不算什么事。
“你去……”就在郑逐飞想要质问风成的时候,风成摆了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质问,指了指他们来时坐的车,示意上去说话,于是便大摇大摆地朝汽车的驾驶位走去。
留下的四个人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王诗语提议道:“我们……相信他一次吧。”
“好,那我们去看看风成他有什么发现让他这么自信满满。”秦选点点头,带头过去。
“时间有点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见众人一一上车,风成眼里流露出笑意,然后有些生疏地将汽车挂挡启动,“我只有一句话,信我者永生。”
“你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明白。”秦选皱眉,不解的看着开启汽车的风成,心里有一些让他自己也不敢确定的猜想。
“哈哈,兄弟你想得是对的哦,别怀疑,我就是要这么干。”风成看出了秦选眼神的变化,笑嘻嘻地开口。
“你……不会真的想要……”秦选瞪大眼睛,这个想法在他看来实在是太疯狂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那里支支吾吾地打哑谜?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磨磨唧唧的。”卓文浩看着前面两人的话,令他不满地敲了敲座椅背。
“你不会是想要往那群怪物里冲吧?来不及的,这点距离,只要我们没有干掉它们,它们能打破玻璃把我们一个一个拽出去。”郑逐飞皱眉说道。
“不……你们看看前面的悬崖,他想要开车冲过去。”秦选冷汗直流,说出了连自己都不信的猜想,他转头死死盯着眼里流露出疯狂的风成的嘴,希望能第一时间知道对方说出否认的词汇。
“bingo。”很快秦选就失望了,风成模拟着不知道哪个软件上,在答案正确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你疯了吗?那可是悬崖啊!”郑逐飞有点奔溃,很想上前狠狠揍风成一顿,然后把对方拉下车,自己去开——果然,让一个疯子去开车这是再糟糕不过的主意了。
“你们有听说过信仰之跃么?”风成在郑逐飞想要上前来掐死自己的时候开口问道,同时将车缓缓往前开着。
“这我知道,这不是那什么刺x信条里的么?你是说那下面会有草垛么?”秦选显然是玩过这个游戏。
“信我者永生,记住了。”风成没有回复秦选的问题,而是再一次说着这句话,然后说道,“我坚信着前面有路。”
“各位都把眼睛闭上吧,我相信你的判断。”秦选有点明白风成的意思了,转头看着身后的伙伴,严肃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前面怎么会有路?”郑逐飞看着前面,又看了看身后不断逼近的怪物,他甚至能够清晰地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那只怪物的嘴脸,一咬牙,还是把眼闭上了。
卓文浩不知道那什么信仰之跃,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相信秦选,闭上眼去信风成的话。
王诗语虽然也很不相信这前面的路,但她还是选择相信,她相信着风成的判断,就像她一如既往地相信着所有人,相信着这个世界一样……
秦选也闭上了双眼,同时紧张地等待着,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孩,正准备接受着大人的教诲一般。
“不会有事的。”一道温柔的声音出现,让秦选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他认真地想着风成的话,不要去质疑,绝对地相信着——可能前面是需要坚信着某些事情才会成真的地方吧。
汽车一直稳定地往前开着,逐步地逼近悬崖边缘,而身后的怪物也逐渐逼近着汽车。王诗语有些紧张,她感觉这车的速度很慢——这么慢,应该还没有到达悬崖边缘吧,如果再慢点就好了……
车上大多数人都这么想着,只有风成看着旁边渐渐往后移的悬崖边笑了,他的猜想不错,而且他是故意弄出这么个汽车速度很慢的错觉让那些闭眼的人觉得自己还没开出悬崖边缘,毕竟这是个关于信仰与勇气的桥啊。
突然,车子猛地一震,笔直地往下坠去,同时一声高昂的尖叫声响起,穿破了车上所有人的耳膜。
“这是悬崖啊!我们已经掉下去了!”王诗语尖叫着,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点,郑逐飞甚至第一时间就想挤过前面把风成打一顿,然而却被卓文浩按住了。
风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同时看着自己的秦选,平静地直视着对方的双眼,似乎是在等待。
秦选被尖叫声惊醒后首先看向声音来源,在体验到失重的感觉后看向风成,然而风成却没有言语,直直地看着自己,而眼中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他在期待着什么呢?秦选皱眉,在车子极速迫降,且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达深渊底部的时候,秦选思绪飞舞,却又被他强迫着一一归位,他感觉自己此刻就像一个疯狂的人,翻箱倒柜搜寻着房间里的一切事物一样搜寻着脑海里重要的信息,他感觉自己脑子快要炸了。
风成看着秦选焦头烂额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下面十米处有个草垛而且我们掉进去不会死。”沉默之中,风成快速而又吐字清楚地说着这句话,然后车上所有人都感到车子好像进入了什么有些柔软的地方,停滞了一会儿又快速往下坠去。
风成若有所思地看着前面,眼中的光越来越亮。
“刚刚你们有没有感到车子好像停了一会儿?”王诗语用不太确定的口吻问道,同时也道出了其他人心中的困惑。
“因为我会魔法哈,哈,哈!”风成手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放在一旁空处,转头看着后面的人自信满满地说道,“事实上,这辆车我有改装过,而我们的逃生之路就在我手下的按钮上。”他把那只手挪开,只见他手挪开的地方有一个红色的按钮。
然后他突然表情严肃,语气沉稳地说道:“不瞒各位,事实上这辆车被我改动过,我在某个地方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动力装置,它会喷出绚烂的火焰使汽车可以像火箭一样冲出去。”
“那还等什么?我来按下去!”卓文浩说着就赶紧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钮,随后只听“砰!”的一声,车上的人感觉到了被人一下子用力按在座椅上力劲,而且还能看到昏暗的外面出现了艳丽的光彩。
不过众人还没开始庆幸,就脸色大变——只见前面在车灯的照射下,不远处那个悬崖一面山壁正快速接近着。
“汽车的两边伸出长而宽,正好可以承受我们重量的机翼,油门和刹车可以控制它的速度,而我的方向盘则可以控制它的方向。”风成继续用清冷的声音说着,只见车的两旁真的伸出一对机翼,然后以一个急转弯的趋势快速往上冲着,可以说是惊心动魄了。
风成往上冲着,只督了一眼一旁的那个悬崖边上的怪物数量,便快速往下冲着,此时秦选抽空看了一眼风成,只见对方眼里是让人感到不适的激动和癫狂。
在下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风成控制着速度,用缓慢的速度往下降着,并开口说道:“马上就到地面了。”
然后众人突然感到那熟悉的失重感,紧接着重重落地的感觉让他们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下车吧,我们来到新的地方了。”风成说着已经恢复之前那种懒惰的神情,那之前充满着兴趣和让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兴奋已经褪去,唯余颓废之色,仿佛没有什么再让他感到兴趣的东西。
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不适,秦选深吸了一口气,对身后的人说道:“那我们下车吧。”
眼前的景色跟之前没什么不同,往后看去,只见那悬崖离地面其实并没有多远,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从上往下看会只能看到漆黑的一片?
“呕——”郑逐飞难受地吐了出来。
“我发誓,下次绝对不要坐这疯子开的车。”卓文浩也捂着肚子,看着缓缓从车上下来的风成,骂骂咧咧。
风成笑吟吟地看着对方,懒洋洋地开口:“如果不是我,你也不能在这说上这句话了,不是么?”
“话说……你是怎么把汽车改造的?”秦选看着对方瘦弱的身材,不由得疑惑地开口,“应该需要很长时间和力气吧?”
察觉到秦选目光中的质疑,风成伸出了一根手指,并说道:“一秒,就是耗了一些口舌。”发现对方一脸的不相信,于是风成指了指车上说道,“你可以看看现在这个车还有那个神奇的按钮吗?”说到“神奇”两个字的时候,风成语气玩味。
秦选愣了一下,上车去看,发现那个原本有按钮的地方并没有什么按钮,突然他想到了之前风成说的话——信我者永生,也就是说这原本是凭空捏造的!可是为什么到这里就没了呢?我们大家全都相信着的啊!可能那个所谓的梦想即真是有范围的?
……
正当我看得起劲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别傻愣着卖呆啊哥们,咱该上场了,到咱们的比赛了!”我微微一愣,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了,我挠了挠头,笑道:“好家伙,这么快啊……我来了!”
(有点混乱了……感觉好像偏题了的赶脚……)
([嗒啦啦2_我好菜])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