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Android 站

【旅人手札】潮汐随记•青铜人俑(下)

更新时间  2021/10/14 368浏览
注:旅人手札系列为《失落四境》番外短篇小说系列,非游戏主线剧情,不含剧透,请大家放心食用~ 希望大家能通过旅人手札,对四境九幾有更多的了解。
07
几乎是同时,旅者追思刚在我手中化出长戟的形状,锋利的戟端就插进了青铜人俑的眼睛里。
滋啦——
伴随着一股恶心的腥臭,那眼珠具化成了一滩脓水,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紧接着,青铜人俑冒出两股黑烟后,便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头颅摔了出去,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还来不及细响,柴门就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刮拉声,楼上的那东西已经来到门外了。我扯起长袍,屏住呼吸,盯着那发出尖锐声响的门外,一手拿出火石,一手握紧了长戟。
咣当!柴门被撞破,一张怪异的青铜人脸从裂缝里挤了进来,似笑非笑的窥视着我。
我没有犹豫,高举着长戟狠狠刺了下去。
门扉也同时被震碎了,借着微弱的火光,楼道里的景象显露了出来——狭窄的楼道里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青铜人俑,像吮吸着人血的蝉蛹那样头朝着同一个方向,纷纷着血盆大口,眼神贪婪恶毒。
我知道那奇怪声响的来源了。这些青铜人俑无法行走,只能靠着挪动前进,它们都想到这个地窖中来,但都挤到了一起,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就是它们拉扯撞击发出的。
想起老妪说的“孵化”,我浑身冒起鸡皮疙瘩。
这些东西难道想将我也变成青铜人俑吗?那个老妪一定知道些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将这些青铜人俑斩杀殆尽,楼道里只留下一堆断头的青铜外壳了。
我拉起披风,跨出楼道,洛不知道去了那里。
暴雨已经停歇了,泥泞的土路上还积着水滩,乌云遮挡了月光,街巷漆黑无比,丝毫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我刚走出屋子,黑暗中又响起了那熟悉的怪声,那些摆放在矮房前的青铜人俑纷纷挪动了起来,争先恐后的扑向我。
08
“快走!不要被它们触碰到!”
就在我被围的水泄不通之际,一根麻绳从屋檐后扔了下来。
我抬起头,看到脱下了长袍的洛,她手执着长绳,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原来,她不是哑巴。
我握住麻绳,沿着矮墙爬了出去。
她身形极其矫健,对这一带无比熟悉。
她带着我钻进了一处地暗道,奔跑了许久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处开阔地。
圆形穹顶之下,一尊女神石像静默地伫立着,烛火摇曳,她目光悲悯怜爱。
“天一亮,你就离开这里。在那之前,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睁开眼。”
洛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微颤,似乎有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会发生。
“孵化,到底是什么?”我问。
昏暗中,我看不清洛的样子,只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我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适与恐惧,我几乎是肯定的问道:“青铜人俑,其实是活人孵化出来的,对吗?”
“嗯。”
我想起关于吉谒城二十年前的那场灾祸,想起街巷上大大小小的青铜人俑,仿佛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吉谒城被鲜血浸染,却没有任何一具尸体,是因为它们全都变成了青铜人俑,对吗?”
“嗯。”
“活人为什么会变成青铜人俑?”
我回想着青铜人俑眼眶中冒出的黑烟,总觉得,那更像是把活人硬生生塞进去做成的。
“青铜人俑......是将人放在模具里,再用滚烫的铜汁从浇灌进去做成的。”
洛的声音颤抖着,我一阵头皮发麻。
她洛在黑暗中安静地坐着,半响后,她才向我讲述了一个故事。
09
吉谒人奴隶贩卖潮汐之民的几百年里,渐渐染上了一种怪病。
尤其是常年在海边捕捞的渔民,他们的双手最先出现异样,会长出诡异的肉块,有时候则是脚掌长出了第六个脚趾,接着第七个,第八个......直到他们的脚变成肿大的肉瘤。
起初,人们都只以为这是一种病,但这些人都莫名地发了疯,嘴里嚷着有人在黑暗里注视着他的胡话,或者惊恐地大喊着“别看我!”,再不久,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有猎人在森林中发现了恐怖的怪物。
几十年过去后,吉谒人才终于意识到,这些怪物都是染上怪病的人变来的。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几乎所有人身上都出现了异样,只是程度和快慢不一样。
有的人到死的时候也只是眼睛里生出了肉瘤,有的却下半身变成了肢体扭曲缠绕的怪物。
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发现这些染病的大多数是吉谒人,潮汐之民却安然无恙。
他们认为,只要吃了潮汐之民的肉,饮了它们的血,这种怪病就会被治好。
潮汐之民遭到了血腥的屠杀。
几年光阴晃过,这种怪病没有丝毫的减缓,森林中徘徊着怪物越来越多,人们只能一股脑儿往城中跑去,恐惧、饥荒、慌乱、抢夺。
贵胄们为了活命,私下达成了共识:将所有被怪病侵染的人用青铜浇注封存,这样他们就无法变成怪物了。
以城主为首的贵胄们打着接济救治的旗号,将怪病侵染的人送进了一座楼塔之中。
不久之后,一个接一个的青铜人俑被马车运了出来。
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贵胄权臣举杯痛饮,高声欢呼,他们永远战胜了怪病!
非凡者与南境之地的生意刚刚谈妥,挑选几个上等成色的,天一亮就出发,他们又将赚得盆满钵满。
城楼之上歌舞升平,凄凉的夜色中,七横八竖的青铜人俑抖动了起来。
10
“那些吉谒人都逃走了,留在这里的,都是没有办法离开的人。”洛说。
“没有办法离开?”
她掀开了斗篷,水蓝色长发露了出来,烛火的照耀下,如同波纹那样流动着,她耳后的鳞片闪着细碎的光。她抱着膝盖,蜷缩着身体,语气平静,“因为我是潮汐之民。婆婆告诉我们。如果离开这里,只会被人族奴役、杀害、贩卖。这里的青铜人俑虽然可怕,但我们已经找到了它们的弱点。午夜过后,它们才能移动。我们只要躲到够高的地方就可以了。”
故事听到这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洛口中的“怪病”是什么了。
能杀死荒生怪物的只有倾奇者和诡具,那些被浇筑成人俑的活人早已经死去了,但它们依旧会无限的生长,这就是它们会移动的原因。
几年之后,这些肉块会越长越大,直到冲破青铜的束缚。
“婆婆把你带到地窖里,其实是想让你感染上这种怪病。”
洛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因为我们相信,只要被青铜人俑触碰到,就会被感染。其实,她是我们这群人中最早感染了怪病的人,自那以后,婆婆就有意让别人也被感染。或许是她害怕我们抛弃了她,又或许是她心有不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难道也这样对你了吗?”
“我骗了她,她以为我已经被感染了。”洛难得露出了笑容,但又阴沉下去,“可是,那只是迟早的事情。”
“离开这里吧,洛。”
“婆婆说,人族会把我们的鳞片剥下来……”
“不,顺着凛水一路向东走,你会去到个名为梦泽的地方,那里是潮汐之民建造的都邑,人族和潮汐生活在一起,安宁,富足,快乐。”
“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在骗人!”洛站了起来,“天已经亮了,你快离开吧!”
11
“我会在凛水等你,直到日落的时候。”我对她说。
洛没有回答我,扔出长绳,从窗户一跃而下,消失不见了。
日出之后,昨晚的恐怖和慌乱都像不曾发生过,青铜人俑矗立着,目光阴沉。
老妪看着那些被我杀死的青铜人俑,眼中冒出了炽热的光,她激动地问道:“你、你可以杀死它们?你不是普通人,我很小的时候,也见过可以杀死怪物的人,阿爹管他们叫非凡者。”
她忽然一改之前对我的态度,死死地抱住了我的双脚,哭得老泪纵横,“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吧!”
“你不害怕受到人族的虐杀吗?”
“我不是潮汐之民!”她一把扔掉了长袍,将贴在耳后的鳞片撕扯下来,“我害怕那些该死的潮汐之民把我杀了,所以才装成那低贱的族类。我想离开这里,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救我的,对不对?!”
我看到她的肚脐上长出了胎状肉瘤,如同寄生虫那样吸附在她的身体上。
她如此瘦骨嶙峋,活像一具皱巴巴的干尸,谁也无法想象,长袍里的身体竟然藏着这么大的肿瘤。
“婆婆,这都是真的吗?”洛站在屋檐上,不可置信。
“非凡者大人,带我走,快带我走!”老妪越发抓紧了我的双脚。
荒化是不可逆的,我无法救她。
带她离开这里,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到感染。
还不等我推开她,愤怒的潮汐之民已经从角落里冲了出来,将她拖拽走了。
洛怔怔地看着这一切。良久后,她看向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从远方来的旅人。”
“你说的那个潮汐之民建立的都邑,真的存在吗?”
“如果你没有败给未知的恐惧,它便存在。”
13
1
只看作者
热门
快来发布第一个回复吧
13
1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