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Android 站

【同人】逃离宇宙

更新时间  2021/6/30 193浏览 同人
鲸落海底,哺暗界众生十五年
——加里·斯奈德《禅定荒野》
“我们的宇宙破碎了,像一张被撕裂的纸,裂开了!纸片在未知的空间里四处飘散着……”
我瘫坐在光滑地可以清楚照出我憔悴的面庞的地板上黯然销魂道。
“博士!
您的情绪极度低沉,心理状态不佳,根据《有关生物心理健康保护》
您的状态不利于完成衪的任务——【寻找第二个家园】、【领航员计划】、【重建文明】……”
方舟上的人工智能一如既往的执行自己的职责,没有一点感情的声音在房间回荡着……
“呵!”我不由冷啍着,随之闭上布满血丝的眼睛道
“祂?如果不是衪?我们的——咳咳”
我用右手捂住嘴不停咳嗽,眼睛望向右手,只见吐出了一团鲜红的血!
“博士!
您的身体状况非常差!建议您……!”
“知道了,注意航行安——咳咳……如果发生情况,及时唤醒我”我用嘶哑的声音回应着,
与此同时我用手掌扶在地上,胳膊肘伸直用力一撑,上半身离开了地面,膝盖带动大腿慢慢站了起来,摇摇欲坠的走向了休眠舱。
毕竟我深刻知道,现在自已状态有多差,身体的疲惫不堪和心理上的萎靡不振,随时都会让自已猝死在这艘再无港湾的方舟上!人类尚存的唯一火种也会熄灭在无尽黑暗之中……
躺在休眠舱中,心绪万千,终归于寂静,一如那无言无语将方舟包裹的黑暗,将一切的一切都消失在沉寂之中。
检测到未知空间波动
警告!
因此空间极度异常
方舟进行绕行
绕行失败
方舟已驶入此处
紧急唤醒启动
明亮的灯光印入眼帘,我的生物计算机——大脑开始运行,我起身,眼眸中的“茫然”迅速消失,眼眸再次充满了冷静(●—●)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非常轻松……
“发生了什么?”
“博士!
方舟因不可抗拒的原因驶入了异常空间,请求指示”强烈的求生欲(这绝不是操作失误)促使人工智能回应着
“检测其空间体积,确定其空间波动,计算使用空间折跃逃脱的概率……嗯,整理好后给我”
我熟练着下达着相关指令
光屏上浮现出(╬◣ω◢)
数据发生异常
处理中
处理完毕
光屏上浮现出关于此处空间的数据
我选择性无视了除数据外的事物
“空间体积未测量出?看来比想象中还要庞大。等等……这空间波动”
我越看越不对劲!这怎么像一个生物的心电图呢?
“调出数据库中所有生物的平均心电图进行校对”我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下达指令
数据已调出
校对中
校对完毕
“博士,经过多次校对,最近似的是您的母星上于第三次世界大战时被核污染海洋导致了海洋生物大灭绝——灭绝之一的生物【鲸】”
“核?鲸!?”我对核很敏感——当初逃离宇庙,正是利用祂的核武器■■■■,所释放出的能量,来超过宇宙撕裂的速度去往宇宙之外躲避宇宙支离破碎后的空间乱流、磁场风暴等,那些因宇宙毁灭而造成极端环境,简直比外宇宙还要恶劣,外宇宙是没有物质、能量,去那里等待死亡倒计时?而破碎的宇宙,其中规则混乱,什么乱七八糟都有,这个时候还在宇宙中,你就可以永生了!(死了的神当然永生了)
而且我之所以咳出了血,显然不是为人类的未来而担扰,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对一个明智错误,但仍然去做的行为,表示不太看好,理性与感情相互交织,对于一个执掌人类命运的人——祂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逃离一个宇宙,想想都可笑!毕竟我自已也没抱什么希望……
逃离宇宙,呵!
这样做就等于你超过了奇点最初的光芒,但又并不是不可能,宇宙之中最快的速度是光速?不错正是,在祂统治的宇宙中,我们早已超越光速,现在我们的目标是宇宙!
当然完成这一目标后,在超越宇宙速度行驶中,方舟尽管保护的很好,但是在庞大的、扭曲的力和辐射之前,大罗金仙也只能一旁嗑瓜子——我的五脏受损、大脑出血、器官衰竭……
“等等!我休眠了多长时间?”我心中涌现出不好预感……
“时间记录仪已超出量程并损坏,无法得知”
“我反射弧就这么长?完了!”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大脑生锈了,然后就是对未来不抱希望了,宇宙诞生之初产生电磁波,在时间长河的磨砺下,现在估计微弱到接近无了……
毫无疑问,我们失去了定位自已坐标的灯塔,现在前方皆为黑暗!
我们科技无论多么发达,但是至时空局管理宇宙时,我们科技依然是大部分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仍至空间、时间之类都是借助宇宙完成的,没有宇宙,什么科技都是空谈!
“方舟外面……唉!”
尽管我是这艘飞船的领航员,可是该如何把在深渊中越陷越深的方丹带到适合我们生存的地方呢?
长久的沉默之后,我再次发了声
“鲸?”
“据数据库所拥有的,这个未知空间体,应该是时空局最后一任也是唯一任首席设计师——时,所设计的在外宇宙远航计划中,对鲸的灭绝感到悲伤而设计出具有地球时代鲸特征的生命”
“他回到了过去?”没有人会在意逝去无尽岁月的生命……
“是又不是,他通过无垠了解的”
无垠乃时空局研究宇宙规律的特殊机械,它记录了时空局所有对宇宙的认识,其中包含了人类历史之类的,然后通过推演,模拟出最真实的宇宙,就相当于超级计算机。
“我知晓这个人,他此生最大理想就是设计出最完美的作品,方舟就是他设计,但他并不觉得完美。”
嗯——如果完美的话我就不会受伤休眠,起来还要面对人工智障!
“方舟的确不完美”
“不错正是因为你!”我幽幽的道
某人工智能沉默了
“关于鲸你知道多少”身为诞生于时空局管理宇宙时代的我转移了话题
“鲸生活在海洋里,因为体形像鱼,故称鲸鱼。但其实它不属于鱼类,而是哺乳动物。鲸原本生活在陆地上,后来环境发生了变化,鲸的祖先生活在靠近陆地的浅海里。又经过了很长很长的年代,它们的前肢和尾巴渐渐变成了鳍,后肢完全退化了,整个身子成了鱼的样子,适应了海洋的生活……”
我目不转睛的望着屏幕
“事实上你可以不用长篇大论了”
某人工智能再一次沉默了
“鲸落?”我有些疑惑道
“当一条鲸鱼在海洋中死去的时候,庞大的尸体会慢慢地沉入海底,然后在营养成分稀少的深海里,用自己的死亡,创造出一套完整的、可以维持上百种无脊椎动物生存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生态系统,成为孤独海洋里最温暖的绿洲。于是您母星上的生物学家便赋予了这个名称”某人工智能时刻不忘记发挥自已的作用
“连死都不忘回报的种族,也难怪他会这样”
我知道那位设计师是多么热爱生态,一个良好的生态才有发达的文明,只不过衪的计划让那位最热爱的生态消失了……
算是我的前辈,亦是主宰宇宙未来的领袖。
祂的功绩与过失
恐怕除我这个唯一的逃离者
历史再没有人去评价了
毕竟承载历史的宇宙已经逝去
那些想要让历史永恒流传的文明,被自已亲手毁灭……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好像是最大的受益者,但当我凝视深渊时,深渊也注视着我,我勉强算明白了祂为什么没有在方舟上了
自已犯的错,要自已承担啊!
岁月是最无情、最公正的裁判官
祂最终还是过不了心中那道坎
承担了一切
如果没有衪
身为至高研究所元老,一心苦读圣贤书,双耳不闻窗外事的我,又怎会被祂以时空局局长身份威胁,硬生生的上了衪的当!
这个当一上,恐怕以后再也没机会再有了……
只是这个压力
哼,照衪的话来说“除了你这个书呆子,本人实在找不到世间比你更适合的了”
“愿领航员航行无阻”衪站在■■■■开关前轻声的说道
我知道聚集了时空局几乎所有资源的■■■■,足以摧毁已知宇宙中任何文明和个体——也包括祂
那句航行无阻是祂最后一句话……
“嗯——博士,您看看这个”
听到有些怀疑人生,不!是怀疑自已人工智能生涯的某人工智能的声音(>亅 <)
我从沉思惊醒过来
看着屏幕上的信息,我脸色变得诡异起来,也开始怀疑起了自已的人生
“嗨!如果能解析这个信息的话?那么你就是那位领航员?抱歉,在黑暗中待了太久了,刪察觉到你,有些激动,可惜我只是一道由空间承载着信息,不然我还想看看,我们文明的遗脉长啥样子呢!”屏幕上文字不断浮现着
“能反向找出……呃,这位是怎么发送信息的”我说了一半,卡住了一会,向人工智能下达命令。
“对了,既然你能来到这,那位成功了?!!尽管我很讨厌那位,不过那位值得敬佩,以一已之力挡住了那些叛军的夺权,没有哪位局长能使宇宙和平长久,但是那位做到了,只是也来不及了,先前的混乱使宇宙距离死亡也不远了,那位虽然使宇宙多延续了一口气,但是那位也明白,时间已经不多了,于是……”
“博士,对方是使用方舟内部程序来发送信息,现在我已经将他拉进了黑名单,呃……”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想暴打人工智能一顿,尽管人工智能是虚拟的,但谁还没学习过《计算机无限代码》、《论0与1》、《五年编程三年打字》……
兴许是看到我面无表情,察觉到了不妙的气息正在弥漫,人工智能选择了下线遁
我深呼吸了几下,大脑开始高速运转
已知条件如下
对方能侵入方舟系统
可得出祂对方舟很了解
对方很了解宇宙的情况
可得出对方应该是宇宙中旳人
对方知道祂的计划
可得出对方绝对是时空局的元老
对方很讨厌祂
可得出祂做了对方很讨厌的事
对方对祂很敬佩
可得出衪做了对方觉得了不起的事
……
我心中仿佛有了答案,伸手操作着智脑,成功的将对方从某人工智能的黑名单中拉了出来
屏幕上不断浮现出文字,其速度之快,连眼睛都跟不上字的更替,想来对方待在黑暗太久了,久到连对方设计的方舟上的时间记录仪都损坏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憋的话全怼到我身上了
“您是时空局最后一任也是唯一任首席设计师——时吧?”
在我发出信息后,屏幕上的文字停滞了很久了,想来对方很懵,不用介意,本来我也不知道,直到某个二五仔将对方卖了……
“如果我本体还在的话,我回头就把你拆了!”屏幕浮现出了这位方舟兼某人工智能设计人员愤慨之语
“可惜我的设计者,您目前的状态好像攻陷不了您设计的多模块混合运算系统吧?信息态……托您的福,信息防御、反击、屏蔽等一系列技术被您装配的相当全面呢!”屏幕上也开始浮现出潜水了一小会的人工智能礼貌的回复。
时被某人工智能噎到了,再一次陷入了平静
“我能成……”我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好了,被用时光封存信息化的我,时间虽然长但也没有很长了,屏蔽也好,毁灭也罢,我只是传递一下衪最后一个计划”
时停顿了一会,说道
“火种计划”
“火种计划?那这个……”我一时之间竞无法表达出那个比方舟更显得奇迹的造物
“请允许领航员阁下听我慢慢道来,很久以前啊,有一个种族面临着他们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生存危机,可以说孕育他们的母亲生病了”
人工智能准备再度上线……被一人悄无声息掐灭于嫩芽当中
“继续”我说道
“他们之中有想要去拯救母亲的,也有想要自保的,他们分裂成无教的党派,争权夺利,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他们啊!使母亲的病情加重了,他们当中想要自保的人改造了母亲,但是他们对母亲的病情无能为力,只能勉强周旋,他们于是将那些想要拯救母亲的赶到了病情严重的地方,而他们生活在病情不严重的地方,当拯救母亲的好不容易压制好了病情,他们却又加重了病情,并且他们再次将其驱逐到病情严重的地方,周而复始,母亲承受不起折磨,最后母亲被分裂成了两个,他们抢走了拯救母亲的药物,他们独霸了病情轻微的地方,那些拯救母亲的沉沦在与其相反的世界里,仿佛成了一个恶性的轮回,拯救母亲的拯救不了,想要自保的却自保了,然而在无尽岁月轮转之后,事情有了转机,有一个人发现母亲生病的罪魁祸首是他们,于是想尽一切办法如联盟、掠夺……最终他成功了,但是治标不治本,无尽岁月之后,他的继承者们也腐朽了,母亲又病了,漫长岁月堆积下的顽疾一触即发,他的继承者们发现时己经晚了,他的继承者们费尽心思告诉人民万世太平,并将反抗的人及其领袖驱逐到了只进不出的地方,并且清除了相关记忆,很快一个人出现了,那个人没有什么特长能力,但是那个人是反抗的人的领袖——的敌人,那个人了解对方,如知已一般,那个人最终推翻了他们,但是来不及了,那个人只有一个选择,为种族留下薪火,那个人找到了我,让我设计了方舟和这个不可思议的造物”时停滞了一下,仿佛在望什么,但又什么也望不到,怅惘了一会说到
“这个造物我称之为——鲸,它是宇宙碎片之一,我在外宇宙多年去研究的就是传说中那些人曾经改造了的部分宇宙,他们为了逃离宇宙不择手段,没想到又被时空局捕获,我们想了很久,决定用它建造新家园,只不过这前提是逃离宇宙,鲸应运而生……”时想要叹一口气却无处可叹
“正如那位所说,哪怕失败了,也要留下希望”
“那这个宏然大物是怎么逃离宇宙的?”我问到
“你以为呢?”时想要微笑却无法微笑
我明白了什么,显然将方舟这个凝聚了时空局一切、最顶端的造物送到外宇宙的爆炸还有一位乘客,不然就祂的智慧能将唯一领航员炸伤吗?不然对一个亲手终结一个宇宙时代的文明来说也亲手终结了自己!
所幸我对时空局的科技一向很有信心
“所以你在等我醒来?”
“不错,身为护航人的我一直在方舟旁边,等候领航员阁下醒来”
“不是一直和博士一样吗?”某人工智能幽幽地说道
“不用在意这些小细节啦!”时十分地尴尬
“不要杠了!我要烘托一下气氛啊!”时对某人工智能充满了怨念
“现在,我以【火种计划】协助者,方舟的护航员、以及时空局首席设计师的身份向您申请退休”
“???”
“我任务是完成了几个,而且我还有一系列任务如家园构建师、维修员等,所以我还要按照规定申请入职,这是劳动一生的节奏啊!”时非常地悲愤说道
“活该”某人工智能最后一次发言
“还有,我替祂带一句话”时庄重地说道
“愿领航员航行无阻”
我闭上了双眼,泪水缓慢地落下,我擦干泪水并轻声说道
“祝各位逐光启航”
6
1
只看作者
热门
快来发布第一个回复吧
6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