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Android 站
逆境重组

《逆境重组》选手过往

更新时间  2021/7/15 582浏览 综合
云决-1 静夜思
无界宗主峰之上,宗门大殿内,白衣白发的少女跪于殿中。
???:云决,你可知错?!
鹤发童颜的***,倒持戒尺,双眉紧皱,他瞪着正倔强咬着嘴唇的云决,满含责备之色的眼中却又掩饰不住疼惜之情。
云决:师尊,云决不晓得哪儿错了……
一直低垂头颅的云决慢慢抬起头,将已经被打得通红的双手藏于身后,带着泪痕的双眼却直直得看向***。
师尊:你呀……哎!
一声长叹后,师尊摇摇头身形一晃已经站在了大殿门口,大门随着他的一句”自己好好反省,晚上没饭吃“砰然关闭。
云决这时才又将双手伸到嘴边吹了吹气,一阵阵的疼痛让她不禁吸了吸鼻子。
云决:难道……我理解错了迈……
夜幕慢慢笼罩了无界宗,也将大殿和其中的少女渐渐吞没。
闭目跪坐着的云决突然被屋顶的一阵响动惊起,她抬目看去,屋顶的几块瓦片被轻轻掀开,一个小包随着几声猫叫轻轻落在她的身边。云决拾起这个粗纸小包,拉开其上的草绳,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伴着扑鼻的肉香,顿时让她舌下生津。
一口咬住一枚包子,一张纸条飘落下来。
”吃饱咯才有劲儿继续跪撒“
掩饰不住的笑意浮上云决的嘴角,静夜反思,思者未静……
霍星-1
云顶山颠,无界宗内,数百弟子在门派广场中席地而坐,接受着掌门的训导。
掌门:……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要记住,我们无界宗所追寻的,即为万物生息平衡!
众多正襟危坐的弟子中,有一对小女孩显得较为出众,小一些的女孩长相清丽,双眸中闪动着光芒,反观另一个女孩气质却有些冷冽,唯独看向身旁女孩时眼中会划过一丝温柔。
师妹:两仪……四象……八卦……好难啊,师姐……
师姐:没关系啦,不着急,慢慢你就会懂的(偏过头,小声)万物……不过尔尔……
数年后……
师妹:师姐!师姐!你在哪里?咦?
四处寻找师姐的师妹,远远的看到一处大树后那袭熟悉的黑衣。
师妹:师姐!你在这里啊,你在干……啊!
兴冲冲跑过去的师妹转过大树后,突然看到师姐正手握着一只云雀坐在地上,看似美丽的笑颜透着说不出的怪异。
师姐:小妹你来啦~
师妹:师姐你……
师姐:来,看看~这些鸟儿啊,它们都充满活力呢~
师妹:快放了它吧,它都透不过气了!
师姐:就算……
师妹:快放了它!
师姐:哦,你不喜欢啊……那……好吧~放了它,我们回去吧~
师姐松开手掌,慌乱的云雀猛的啄了她的手一口,展翅飞走。师姐呆呆的看着空中散落的羽毛,因为被啄伤开始渗血的手停滞在身前。师妹见状立刻上前,查看起她的手。
师妹:疼吗……
被师妹唤醒,师姐猛得回过神,温柔而宠溺的目光落在师妹身上。
师姐:没事啦~小妹,你看,都不流血了,我们回去吧,师姐给你做好吃的~
师妹:嗯!
满脸开心的师妹没有注意到,被她扶着起身的师姐撇了一眼远处的天空,眼中的温柔瞬间被冰冷的杀意淹没……
零毁-1
自从地球上大部分区域的人类活动停止后,植物和动物重新统治了大地。
一只苍鹰鼓动着双翼划过湛蓝的天空,它的双眼中映射出遥远地平面上露出的建筑——最后的人类之城,斯特诺城。这座城市在经历了大量的改造和扩建后,如今已足以为人们提供休养生息之地,也让人类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
这一天就如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平民百姓重复着平凡的日常生活,但突然的一阵喧闹打断了平静。
“快去西侧门那边看呐!”
“看什么?”
“据说有外来人!”
斯特诺城建立以来,一直都吸纳着向往和平生活的人们,到如今系统的全面应用后,更是拥有了对归属者的识别方式。尽管以ETL为首的管理者们,从未放弃对幸存者的搜寻,但也已经罕有城外人被发现,更别说自主前来加入。
城市西侧门前,一位衣着略显褴褛,浑身沾满黑色污迹的白发青年正静静的拄着一把残破的长刀,等待着系统扫描的完成。
“他是怎么过来的啊?不是说城外都没人了吗?”
“听说城外还有怪物呢,他不是怪物变的吧!”
“别瞎说,要是怪物,早就被发现了。”
“那身打扮可没见过啊……”
围观的民众“悄悄”的议论纷纷,不时有只字片语传进青年和旁边工作人员的耳中。
工作人员:看你的样子,来得路上不轻松啊。
白发青年:区区黑色魔物,一人一剑无惧往矣……
工作人员:你是说,你遇到过黯民?看样子,你杀过它们?
白发青年:外道魔物岂能称神……不过数百尸骸罢了……
工作人员:啊?!请……请问你的名字?
伴随着扫描结束的绿光亮起,一直微低着头的白发青年慢慢抬起头,看着大门上的扫描仪。
“天地归零,万物皆毁,零毁!”
琳岚-1
人的一生,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为自己?并不,否则我们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苦楚……为别人?亦不,否则怎会有那么多人被人所伤……
所谓生命的轨迹,是否一开始就已经被确定?如果是,那么我们的努力和挣扎到底有何意义?
无论是幸福、开心、愤怒、悲伤,最终都将归结于无,那么生存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命运……真的无法改变?
不,我并不甘心于此!
所谓命运,不过是意识用来操控万物的工具而已!
既然如此,我定当掌控命运!掌控……你的命运……
目谨-1
魔法,到底是什么?
有的人穷极其一生追寻着魔法的奥秘,最终却一无所获。
而我……似乎天生就明白,所谓魔法,不过是对世间固有能量的一种使用方式而已……就和火焰、风、甚至是人类自以为傲的核能一样,只是一种表现。
那么,我,会使用魔法吗?答案是肯定的,我当然会,我还可以告诉你们,只要使用正确的引导方式,人人都可以使用魔法!
“圣女啊!请展示神迹!”
总是有信徒这样祈求着,我也总是一次次的满足他们——尽管所谓的神迹也不过是通过魔法引导所展现出的烟火……
这样真的有意义吗?
我作为圣女就只是为了表演这些所谓的神迹?
圣女真的有存在的意义吗?
我……只是工具吧……
在一次宗教上层集会后,我突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所谓圣女,不过是他们用来控制信徒的工具罢了……
那么……魔法……也就是工具吧……
一个结论可以衍生出其他的结论,而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魔法……不应该成为工具……
滥用魔法的人呐,接受制裁吧!
拉杰斯-1
“你问我,在这样的时代,铸造还有价值吗?当然!无论到哪个时代,都需要工匠的存在!”
巨大的锻造炉下,一位肌肉壮硕的汉子正挥舞着锻造锤,伴随着飞溅的火星,一块通红炙热的铸铁在锤下逐渐呈现出长刀的雏形。
“喂,大叔,现在连枪械都可以直接打印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坚持这么古老的打造方法啊……”旁边的一位黑发青年明显对这套工作流程不太感兴趣。
“住嘴!做徒弟的安安静静的学就行了!”汉子转头佯装发火,随着他的动作,汗水挥洒在铁块上,发出“嗤”的响声。
“是,是,老头子……”青年叹了口气,整个人趴在椅背上。虽然他口头上显得毫无兴趣,但确实也是在用心观摩汉子的动作。
汉子见状咧嘴一笑,转头继续敲打铁块。
英格丽-1
“本月的资源已经分配完毕了?”
办公桌前,英格丽皱着眉头翻阅着眼前的报告,身后巨大的落地窗中投射而来的阳光映衬着她的身影,让前来报告的官员一时恍了神。
“嗯?”
未得到回答,英格丽微微挑起眉头看了官员一眼。
“啊……是……是的!已经分配完毕!”
像是突然清醒一般,官员迅速回答着。
“看起来……远远不够啊……这一部分麻烦你们重新这样分配……”
一边说着,英格丽一边在全息的报告中拖动点击了几下。
“是!可是……这样一来,贵族们……”
“民众尚在挨饿,管什么贵族!叫他们有问题来找我!”
“啊……是!”
官员立正回答并退下,在关上大门后,他轻呼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不知何时浸出的冷汗。
“还是一如既往的果断呐,不过也对亏了英格丽小姐,民众才得以为生呢……哎呀呀呀,又要被那些贵族骂了,呵呵呵呵……”
自顾自念叨着,官员整理了衣装,走出了建筑物大门。
泰丝-1
“站起来!就这样你们就不行了吗?”
巨大的营地里,一名教官装扮的中年人正在怒吼着,他训斥的对象自然是训练场中的那些男女青年。
“你们记住!我根本就不看好你们,甚至我认为,没有一个人能完成晋升的训练!你们无碍乎就是假装尽力了,然后等着被淘汰出去的,混日子的渣滓!”
泥泞中,一名短发少女用倔强的眼神盯着教官,“我的坚持,你根本不懂!”她咬着牙,奋力举起压在身上的高合金重力柱。
“好!很好!回答我,训练者们!就算得不到最后的结果,你们还要努力吗?!“
回答教官的是一些参差不齐的声音,但其中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显得尤为突出。
”我一定会完成晋升!“
教官的目光瞬间锁定了少女,他大步踏进泥水,就像走在平地上一样,”你的名字?训练者!“
”泰丝!我要成为骑士!“
”……你只需要回答!“微微停顿后,教官狠狠的压下重力柱,转身离开,”都动起来!别偷懒!“但他的嘴角,有了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
莲那-1
“莲那……你悟了吗?”
“师傅……莲那愚钝,还是没有参透何为明王本相……“
“不动,乃指慈悲心坚固,无可撼动;明者,乃智慧之光明;王者,驾驭一切现象者。“
“这些莲那都熟记于心,但……”
“莲那……你的磨练还不够……”
“是……”
可妮莉雅-1
“抓住她!”
“别让她跑了!”
“仔细搜索!”
深夜的一幢大厦中,喧嚣突生,数名身着安保制服的人喊叫追逐着目标,其实他们并没有看到目标,只是燃烧的主机房和监控影像中捕捉到的那个娇小人影,告诉了他们“犯人”是一名少女。
“哼,就凭你们?”在一处监控的死角,身着紧身夜行服的少女露出了一脸坏笑。
“昨日深夜,兴洪大厦中央数据库发生火灾,同时在网络上大量某黑帮犯罪证据流出,据可靠消息,发生火灾处就是黑帮数据库……”
“是你做的?”身穿素衣的长发男子看着电视,突然转身,“胡闹!”
“那可是个黑帮!”少女有些委屈,她本想着会得到赞赏。
男子长叹一口气,平息下自己的怒火,“我们不是破坏分子,你的做法太过激了。”
“那我应该怎么办?”少女有些激动。
“应该交给ETLD…”
“ETLD有用还要我们做什么?!”
荷鲁-1
“小孩?”
石棺前,一个有着微黑皮肤的男孩正皱着眉头打量着自己在水盆中的倒影。沉吟片刻后,他回头看着身后的黑暗。
“特意如此?好吧……那么这一世,就这样吧!”
石阶下,身着灰色斗篷的信徒们高举着双手,在火炬的映衬下显得不那么真实,他们不断低呼着一个名称……“拉”。
男孩接过一名信徒奉上的长袍,一个转身披在身上,同时对着石棺伸出右手。
“出来吧……“
随着男孩的低语,无数甲片从棺材中升起,在空中迅速拼接为一个高大的人形,人形缓缓落地后微微下蹲,伸出手掌将男孩托起放在自己的肩上。
“走吧,去看看这个世代!“
煌明-1
说起斯特诺诚驱邪降魔的风水术士,自然是绕不开诸葛世家。而其中最为声名显赫之人名曰“煌明”。
关于他明明出身于诸葛世家不姓诸葛而改姓“煌”的原因,坊间众说纷纭,无人知晓其中的真实缘由。
但若要和他打交道,一定要记住三个“千万”。
千万不要和他提起诸葛世家!
千万不要赊账!
千万不要打扰他看戏听曲!
煌明-2
鹊京楼二楼右侧靠里的雅座几乎成了煌明的专座。这里视野良好,能清楚地看见戏台上正在上演的戏码,同时也能将鹊惊楼的过往来客尽收眼底。
今天这里依旧上演着煌明熟悉的戏码,但是却多了几个陌生的面孔。
鹊京楼新来的店小二不太熟练地给每座的客人们参茶,正巧来到煌明隔壁座时,被走廊上胡乱奔跑的小孩撞了一下,手一歪,撒了些茶水到客人身上。
尽管店小二连忙道歉,擦干净了客人衣衫上的茶水,并且主动要求承担客人衣服的清洗费用,但是客人却要求赔偿整件衣服的费用:“给我5万代金点,我就当做无事发生!”
“5万代金点?!你这是不是有点太不讲理了!”
两人像苍蝇一样吵得煌明不胜其烦,还在不依不饶的客人耳边突然啪啪作响,顿觉脸上火辣辣地疼。与他对峙的店小二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惊恐地看着他:“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客人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摸自己的脸,手还没够着脸皮,煌明就笑脸盈盈地递来一面镜子。
“变成猪头咯!”
正如煌明所言那样,镜子里的人脸肿得和猪头没有两样,还是挂彩的猪头。
“我的脸!我的脸!”客人因惊恐和疼痛龇牙咧嘴地开始叫唤,慌乱地指着杯子里的茶水,“茶里有毒!”
24-1
他没能等到那一天的到来……
他没有学会全部的人类文字,没有能够流利的说出完整的人类语句。这个糟糕的世界没有给他太多时间,他的“生命”被剥夺了。
女孩娇小的身躯,在他面前倒下,身体像被侵蚀一般逐渐化作粉尘,从24的指缝之间滑落,消散在风中。
那一天,是他第一次明白“生命”的意义,也是他第一次开始讨厌“自我意识”这该死的累赘东西。
人类一旦失去“生命”,他们失去活力,无法分享,没有情愫,就像24那些坏掉的变成一堆废铁的同伴一样。
他看向周围,自己的同伴冷漠地矗立在一旁,似乎刚才她倒下的那一幕从未发生过一样。这只是单纯的因为,她没有向他们写入关于她倒在地面上时,他们应该做出怎样的反馈。
孤独……无人能够理解他的情愫……
悲伤……他没能守护住给予自己“生命”的她。
失落……给予自己“生命”的她已经离去,而24也完全丧失“活着”的目标。
愤怒……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该全部消亡!
“警告!警告!情绪系统紊乱!”
机械的电子音从24内部传出。
24周围的温度在几秒之内瞬间攀升至可以将他与他的同伴直接融化掉的程度。
“温度失衡!温度过载!危险警告!”
电子音持续不断地从24体内传出,似乎在奋力阻止他做出出格的行为。
杀戮!
24的金属身躯被过热的温度灼烧成了红色。
杀戮!
智能机械们呆呆地站在原地,无法理解眼前暴走的同伴,直至他们被包裹着红色火焰的24击溃在地,连同着那些异形的怪物、感染者们,一起被撕碎踩遍,蹂入土壤中……
23
2
只看作者
热门
快来发布第一个回复吧
23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