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勉勉强强把两章内容搬运过来啦。

更新时间2021/7/31144 浏览综合
[嗒啦啦2_吃瓜]毕竟奥运这么好看,怎么能少掉一个吃瓜群众呢。
章节汇总:
今天的正文:
第七章
蜘蛛,魔法术
“对付这种怪物,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引诱再击杀。”
“是的,对它的伤害只需我补上一次阔剑的挥掷。”
这一路他们又探讨了许多战斗知识,沿途遇到的怪物无一例外都被顺利解决。
收获颇丰。
现在,身前是个黝黑的洞口,脚下的阶梯不知会将人再引到哪。
隔着洞口就能闻到一股腥臭味,阴风阵阵。
两人走了下去,除了通道狭窄外,并没有异常发生。
“你…”多拉沉声问道,“听说过百目鬼吗?”
菲比犹豫一下,摇了摇头。他注意到,两人路前的白色丝状物越来越多了。
“百目鬼……在我的公国大博物馆里曾记载着这么一个传说:传说中,有一个全身上下都有眼睛的女妖,据说该女妖专门诱惑男人夺人双目为己用,如果被她夺满一百只眼睛就会变成无法收服的大魔头……”
菲比扯了扯多拉的衣服,“嘘,看前面。”
前面闪烁着四只绿萤萤的眼睛。
多拉看向菲比。面面相觑。
多拉举起火把往前虚晃一枪,那几只眼睛也随后退了几步。
“哧——”
一卷白丝网夹带着黄绿的毒液袭来。
“它怕火。”
菲比鼓起勇气,将星火匕首向前掷去。
弧形的火光照亮黑暗的洞穴。
那诡异的四眼貌似转了向,灰溜溜地跑走了。
两人向前走去,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蛛网,网左侧还有着一个圆滚滚的茧。
“真是可怜。”
多拉举起火把触碰到蛛丝,燃起熊熊火光。
菲比担心地注意着周围,肩膀却被多拉拍了拍。
“别担心,我们有足够的底气。”
菲比点点头,走上前,打开一个金色宝箱,里面赫然陈着一枚戒指。
“火花戒指。”
“奇怪,这可真亮,蛛网都快燃烧殆尽了还这么亮。”
菲比倒不那么在乎了,“我挺有心思想听你讲讲后续。”
“唔,”多拉举起火把走向前面一处拐角,“传说一法师去收复她时,她已有九十八只眼睛,这么多只眼睛发出的邪光令法师无法动弹,为了不被妖怪凑满百目,法师自毁双目,最后用佛香之灰封住了百目妖头上的两只主眼才将其收服。”
菲比嗤之一笑,闭上眼率先转弯,“那为什么不选择自己闭上眼而是自毁双目呢?”
多拉跟上,“有些东西见到了,选择毁掉再也不相信无疑也是一个理智的选择。你快睁开眼吧。两个惊喜等待着你。”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菲比忍不住抬起手臂略做阻挡。
“熔炉?死去的四目蜘蛛?”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多拉对此只是耸耸肩,“把你的书籍《魔法介绍》拿出来吧。”
“击杀怪物可以获得灵魂石,灵魂石的累积可以突破自身的灵魂等级。”
菲比惊奇地看着接下来的内容,指着给多拉,“你看。”
多拉凑身过来,“每突破一级,可以获得三点神眷。在熔炉旁边可以将神眷觉醒炼金技巧、魔法术、实战能力。”
“你看到了吗?”
多拉点点头。
在他脑海里,一共出现了三大分支,上面对应魔法术,左边对应炼金技巧,右边则是实战能力。
魔法术的第三个格子是治疗术,具有自愈加速的效果。
“治疗术,自愈加速。我们先学习这个吧。”
两人一阵恍惚,异口同声:
“咒语?只需要念动咒语就可以施法一次。好吧。”
多拉暗喜,如果这样,那岂不是像永动机一样再也不怕怪物了?
“当然,还是不让我们一下受到的伤口太大为好。仅仅自愈恢复我感觉挺够呛。”
多拉踹了一脚死去的蜘蛛,“真晦气,一点东西都没有。”
“有一个火花戒指已经不错了。下一层喽。”
—————————
—————————
第八章
堕落的精灵
熔炉如果是算做第五层的话,那么他们在第六层可算找到了些称手货。
菲比戴上了兽皮帽,多拉则手持多了一个橡木盾。
现在,则在第七层。
“多拉,你看前面有一堆篙火。”
菲比被一只强壮的手臂拦住,停下脚步。
“永远不要对新奇的东西莫名抱有好感。”
“那?”菲比做个手势,乃至用口气悄悄耳语:我们先躲在石块后面观察?
“was yea ra chs hymmnos mea!”
两人都被吓了一跳,探头看去,只见一个长着尖耳,形似人的绿毛怪物举起短剑围着篙火,跳起傩舞。
“多拉,他在说什么?”
“貌似是上古失传已久的精灵语。”
菲比一拍额头,“想起来了,他说的正是塔语!”
“你小声点,嘘。”
“这真有点看猴戏的感觉……”
“咱也不懂,也不敢问。”
“was yea erra melenas tes arciel!”
这一下,绿毛怪物倒开始一边走两步一边磕头跪拜。
不远处一个木架子正烤着一只死老鼠。
“不会吧…”
多拉操起长剑就想出去。
菲比一把拉住,“我说,尊敬的骑士长,除非你尿急,我们还是等等吧。”
“咳。”多拉闷气负手倚住石块,“老了,再等一会,我膀胱就受不住了。”
还没说话,多拉的裤带又被一拉。
“你看,它走过来了。”
“wee ki ra rre yorr pagle wart!“
多拉绕到石头的后方。
菲比摇摇头,举起手又无力地放下,“我实在不相信这货曾经是精灵。你在骗人,《魔法介绍》!”
菲比挥出星火匕首。
短剑近身肉搏可不是件好事,尤其对手还身穿一件厚皮甲。
如果菲比在较量前占上一卜或画上一卦,都不至于这么惨。
“啊——”严格意义来说,受伤的人不都是这么叫,但是菲比刚好在此列;更何况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大面积见血。
我相信这个小伙子肯定还是在那一刹那很想念他的爹妈的——
“$&@•o(╥﹏╥)o?!”
好吧,说人话。
“多拉,你干吗去了?我就要死了,你去哪乘凉去了你?”
多拉刚思考完一系列形而上学的哲学问题。
不过,身为老骑士长,反应还是值得人称道的。
阔剑从哥布林后面直劈下去。
在哥布林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流血,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而解脱,化成点点光华飞向多拉。
“快用你的治愈术!”
菲比这才想起,默念咒语。
“还有这是由白毛肚菌加袖珍牙齿合成的药水,一并把它服下!”
菲比接过,咕隆隆把它喝下。
多拉上前,抚了下他的额头,轻嘘一口气。
“你先休息会。我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值得留意。”
多拉走到一个石墩前,上面残留有不少绿色的毛发,这看起来应该是哥布林平时休息的所在地。
他拿过火把,凑前细看。
神遗落了我们,牧羊人的灵魂终始在流浪。
多拉再走了一圈,除了那只烤老鼠还有哥布林生前的皮背心,确无其物。
“多拉…你说,我还能活着走出去吗?”
“再坚持一下。”
多拉伸出手,将他搀扶起来,“别灰心丧气,我们独自战斗。”
“好。”
菲比正想站起身,一股心悸的感觉。
刚想说出小心二字。
多拉正好弯腰。
一矢冷箭冷不丁的袭来。
评论1
只看作者
最热
TapTap
写下你的想法...
玉芝佛佛佛了
[嗒啦啦2_吃瓜]
已经到底了
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