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肯日记:与...的对话(下)内含礼包码

2023/11/042979 浏览活动福利
撰稿:小香猪
我:埃索斯的《圣典》中有很多小故事,有人问保罗冕下,你天天讲智慧之神,祂到底是什么样子?保罗说,你和我在一起难道没发现吗?
这个例子非常好。
传统的解释是,圣座冕下受到的眷顾和为信徒施加的恩宠就是智慧神存在的证明。
但从我们都知道,根据从带领遗民的贤者安达瑞到第一任集结圣典的保罗延续下来的埃索斯传统,智慧神在神学的意义是无限本身,祂是开始,祂是终结。
人类是有限的,人认识不了神,那就只能用保罗这个通孔来认识神,进而你可以,我也可以成为圣徒并且彰显神恩。
不然神就是数学上的“概念的空集”,无可名状,不可理解。
但反过来说,保罗又何尝不是用神来表达自己对爱的理解呢?
没有神,他说不明白爱,但不是神让他懂得爱,而是因为神和他是一体的。
麦纳德斯明显有些疑惑,他一口喝了半杯果酒,烦躁的说:在一个遗迹之中,我遇到了一个自称达甘的畸变半龙人骑士,他的灵魂已经破碎,灵魂碎片中收获的信息之一是至高者博德和智慧神是同一个存在。
我们都被骗了,如果智慧神和至高者博德可能都不存在,我们的研究就全错了。
信徒可能都是自我洗脑的疯子,而他们耽误了我们的半生。
我的大脑仿佛被闪电击中一样瞬间闪过了无数念头,思考很久才回答了一直小口喝酒的麦纳德斯。
我们的老师曾经说过,古时候的贤者曾经认为假如牛、马和狮子有手,并且能够像人一样用手作画和塑像的话,它们就会各自照着自己的模样,马画出、塑造出马形的神像,狮子画出、塑出狮子的神像了,因此有一个唯一的神,是诸神和人类中间最伟大的;祂无论在容貌上或思想上都不类凡人。
但是我自己不这么看。因为神是无限的,但生物是有限的,所以所有生物所塑造的神,都是神的一面,神并不是容貌或思想上都不像凡人,而是像你像我又像他。
如果存在一个不变的本体,就是神,那么我们认识到的神可能只是我们能设想或者观察到的最接近的模样,比如狗就看不到花朵的颜色。
但仁慈的博德,睿智的智慧神,既然能被人认识到,就说明这一切面真实存在,祂是无限之中投射出来的人格化的,有限的化身。
各位看官,有缘人的福利礼包码在这:MNDSX
麦纳德斯的眼睛仿佛闪闪发光:你不可能指望一个包罗万象的“万有”来拯救你,但是你可以用被你这蚂蚁大脑所认识到的仁慈或者智慧来拯救你?
我:就是这样,我们甚至可以认为每一个神启都是真实存在的,独立的神,因为无限中可以诞生一切。
麦:谢谢你回答我的疑惑,我放松多了,我们苦修者都谈不上多么虔信,但是我很难接受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任何拯救,哪怕是需要付出足够代价的拯救。
不过(笑),这么说也许有一天会有人就此窃取万有的力量,自己成为一个切面的神也说不定。
我盯着恍如血液的果酒,突然一阵反胃,咬牙把它一饮而尽,压抑一个接一个的思绪,因为“也许有人真的试图在这么做了。”
TapTap
16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