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之境:归零》剧情衍生同名小说——第二章·玫瑰之泪

精华更新时间2017/5/11275 浏览综合
1L活跃版块
评论1
只看作者
最热
TapTap
写下你的想法...
落花映云
时间仿佛陷入了静止。
静子还是那一身淡色的丁香罗裙,紫罗兰般的长发顺着肩头滑落至身后,微微蜷起的鬓角随意耷着。棉花糖的高帮鞋子柔软而轻盈。
只是静子比零想象中的更加木讷了,四肢也略显僵硬。唯一不同与往常的,就是随着零的出现,她的双眼注入了别样的神采。
面前的两个人久久无言,她们互相看着彼此。眼睛里光华流转。像是有很多话在靠着眼神交流。
很长一段时间过后,零打破了沉默:
“静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跑到这里来?”
零急切的问着静子,语气里有明显的责备。她不明白,跨越生死可不是玩闹,静子委实不该如此轻率。她的手使劲摇晃着静子的双肩。但静子更像一个木头人,对零的动作迟钝的回应着。
“我……我……我……”静子吞吞吐吐地,只是说了一个字。
“我什么我?你快些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零有些生气了。
“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零苦笑地啐了一声,突然,她竟是有些嫌弃了朋友这个词。“不错,我们是朋友,正因为如此,你才更加不能到这里来!”
“爱丽丝!爱丽丝!你出来啊,你在哪里?快来把她带走啊!”零四下气愤的呼喊,情绪到达了顶点的她不由得甩开了抓住静子双肩的手。静子突然失去了一股力量,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零心里凉了半截,她明白自己的呼喊没有作用。爱丽丝脾气古怪,出现与否完全凭她自己的心情。
“可恶,该出现的时候你不出现,你算哪门子的神?虚伪,可恨!”零气愤地捶打着自己的双腿,终于无力的蹲了下来。她再也无法忍住眼泪,但又不想让静子看见,自顾埋头轻啜起来。
“零……你别这样……”静子也蹲了下来,柔弱木讷的她反而用手搭住零的肩膀,轻轻的摩挲着,“这是我的选择。你走到哪儿,我便跟到哪儿。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做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吗?”
“都已经成这样了……还说这些做什么?”零啜泣道。
“零,你不用自责。你知道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何况,我在这个世上也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不行!”零突然咬紧牙关站了起来,她擦了擦眼泪,一把把静子扶起,“我一定要见到爱丽丝,一定要求她带你回去!”
“……你就这么不愿意我留下来?”
“说什么傻话?这是死亡世界,这里虽然看起来鸟语花香,但有多么可怕谁也不知道。我不希望你为我冒险。找到爱丽丝,我一定能让她带你回去!”
“你……终究还是不明白……”静子脸上划过一丝落寞。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静子支吾着岔开了话题,“怎么样,但丁找到了没有?”
“但丁?你听谁说的?爱丽丝告诉你的?你们见过了?她跟你说了什么?”零连珠炮似得问着。
“嗯,”静子弱弱的应道,“她跟我说你也掉落在这里,而且不过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见到你了。”
“她还跟我说,你不顾一切的寻找但丁。”静子眉头一皱,“零,听我说,人死不能复生,但丁的离去冥冥自有天意。既然上天有他的安排,你为何还要做这些傻事呢?何况但丁他——”
“你懂什么!”零听了静子这句话,忽然失去了理智。“静子,你是我的挚友。难道我做什么你理解不了吗?我爱他,他也爱我,克里斯走后,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了!”
静子加重了原本柔弱的语气:“零,爱的你人不止他一个的!”
“你疯了吗?你竟然拿那些人和他相比?”零叫喊着,“你究竟要我说多少次才能明白?我不能没有他,我不能失去他!”
“你……真的爱他爱到傻了吗?连我的话你也听不见去了吗?”静子眼角逐渐有一些湿润了。
“对!我爱他爱到傻!没有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零说道,“静子,现在听我的,跟我一起走,我们找到爱丽丝,求她带你回去!”
“……既然你决定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静子叹了口气。
“对了静子,爱丽丝有跟你说过骷髅门和打开大门的钥匙吗?玫瑰,对了,死亡玫瑰!你听过吗?”
“爱丽丝确实对我说过,他说从这里往树林深处走,会有一个高台。死亡玫瑰就生长在高台上的新鲜土壤中……”静子对零说道,“不过她也跟我说,那个高台必须是两个人合力才能登上。所以我才在这里等着你来!我不敢乱走,生怕和你错过了……”
“太好了!静子,你真的带给了绝望的我一个振奋的消息!”零欣喜的大声说道。
听到零说开心,静子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吧!”零拉起静子的手,也不理会她的回应,直直地向树林深处走去。
静子只是摸了摸她衣侧口袋鼓起的东西,终于还是没有说话,任凭零拉扯着,身子踉跄着跟着她行动。
零自信对这里的地形驾轻就熟了,要说爱丽丝的死亡世界还真是诡异。这里有着很多不能行走的区域,却偏偏有很多是不那么显眼的。如果稍有不慎,就会跌落。还好零对爱丽丝自认为有一些了解,知道这个所谓的神如果不捉弄自己的话是不会开心的,于是她对眼前的死亡世界时时刻刻留着一个心眼。
“静子,小心!这里有一个机关!”零晃了晃拉着静子的手,示意她向自己指着的地方看去。零视线停留的地方,是一快秃草地。其实她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机关,只是零的下意识反应,这会不会又是爱丽丝留给她无数麻烦中的一个。而再向这机关的前方看去,竟隐隐约约是个悬崖。
零向那机关凑了上去。只见双脚大小见方的地块上,生长着一层乌黑光亮的黑曜石。这层黑曜石简直不能用自然生长来形容了,一看就是被人工雕琢过的。因为它简直平滑的不像话!零心里对爱丽丝的把戏不屑一顾。她撇开静子,自己便要走过去踏到地块之上。
“等等,零!别去,危险!”静子的话还没说完,零就已经踏了上去。
果然,当她双脚踏上去的那一刻。空旷的山谷中想起了生硬的咔咔声。零明白,这是机关在运作了。不大一会儿,就听见一阵轰鸣声,携卷着尘土从地底冒出。零知道这肯定是有什么东西从地底下钻出了。她有轻微的恐高症,所以并不敢走过去用双眼去直视。但此刻她手中还握着静子冰冷的手,她明白,就算为了静子,自己也必须要忍住。想到这,她还是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接着小心翼翼的向高崖边蹭过去。
就见此时,两颗漆黑的方形石柱从地底钻出,紧挨着高崖直冲上来。剑黑的方形石柱从地底钻出,紧挨着高崖直冲上来。
“零!”静子被零抓住的手抽动了一下,像是告诉她什么,零来不及多说,赶紧拉紧静子示意她别乱动,甚至还回过头瞪了她一眼。静子看到便不再做声,只是木讷的点点头了。
“跟我过去!”零斩钉截铁的说道。
但头疼的是,这两根石柱不是连在一起的,也难怪,以这高崖距离对面的长度,如果石柱是挨在一起的,她们也便无法到达对面了。零见状,松开了紧抓静子的手,一跃跳上石柱。
还好,她虽然紧张,但落地很稳。而且这两根石柱都比较粗大,露出的平台也足够一个人跳上去站住脚。她死死的将重心下沉,回头看了一眼静子,有些颤抖的道:“静……静子……等我跳到前面那颗石柱的时候,你就来跳上第一颗石柱,听见了没有?”
静子似乎是没听见。
“算了,你快抓紧跳上来!”零说着便回了头,心一狠,跳上了第二根石柱。紧接着,她不能自己缓解过来,便一个纵身,跳到了对面的草地之上。
“呼……呼……还好过来了……静子,你好了没?”
静子木讷笨拙,不过好在也终于行动了。就见她颤巍巍的,好不容易跳上了第一根石柱,却怎么也不敢往前跳了。
“静子,你在做什么?过来啊!快些,我们时间不多了!”听到这话,静子一激灵。她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两个连续的高跳,也跃将过来。
“走吧……”看静子已经落地,零连让她喘气的时间都不给,就继续拉着她向前走了。
不一会儿,她们就看到了一个断面颇高的高台。高台之上,一朵妖艳的玫瑰花在那一小撮少的可怜的泥土中孤单耸立着。零下意识的四下扫了扫,果然在高台旁边发现了一个机关。
零凑了上去,轻踩了一下,断层的前面的土地上便有了一些微微的响动。她松开了脚,机关便不做声了。
零意识到了什么。她把静子叫了过来。
“亲爱的,你来替我踩住它吧!”零语气里有明显的乞求。
零的话就是命令,静子没有任何犹豫,便踩了上去。而此时,零早已经站到断层前的那块空地上。静子刚一踩上去,便有一个巨大的平台升起。只是四五秒时间,平台便已升高,零顺势走到了高台上。
“是它,没错!”登上高台的零,也同时看到了被高台隔绝的对面,一扇阴森诡异的骷髅门。她从土壤中狠一下地拔出了玫瑰,果然,玫瑰的根部是钥匙的形状。
“看来用它就能将门打开了!”事情如此顺利,零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而目睹一切静子却再也忍无可忍。她亲眼看到了零一个人向玫瑰花跑了过去,自己也想要跟上去,却发现她离开了机关,平台也随之回落了。任凭她怎么努力,始终不能到达零的身边。
她被零欺骗了。
“零,你真的决定要去死亡世界了吗?”静子冲零无力哀伤地哭喊着,她的哭腔让零惊讶的回了头,甚至让她觉得有些羞赧了,“真的不带上我这个最好的朋友吗?我……我会很失落的……”没等说完,静子再也止不住泪水。她不是不懂零的心思,只不过她实在是太不放心她了。
“静子,我这就去见爱丽丝,求她放过你。至于你,先委屈在这里待一会儿吧。我不能让你再跟着受苦了,”零回过了头,不再直视静子的泪眼,“对不起,咱们还是不再见了!别了,亲爱的挚友!”
说罢,零握紧玫瑰,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她再也不理会后方静子机械的哀求声,一步一步靠近骷髅门,用玫瑰后端钥匙形状的部位,毫无犹豫的插进了骷髅门的锁孔。
已经到底了
3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