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之境:归零》剧情衍生同名小说——第三章·湮灭之隙

精华2017/5/11177 浏览综合
1L暖版
评论2
只看作者
最热
TapTap
写下你的想法...
落花映云
有了玫瑰钥匙,零的底气倒是足了许多。只见眼前那门的两扇都是深红的玫瑰色,像干涸许久的血迹一样。更为醒目的是,两边赫然分别有一个骷髅头嵌在了门里,就像是两个受了诅咒的人在血海里放弃挣扎、慢慢沉沦。骷髅的眼眶漆黑深邃,像是无底的黑洞。干脆瘦长的齿骨,排列出一串令人发寒的狞笑。零不敢去细瞧,只是把钥匙插入了锁孔。
“吱扭扭扭扭……”
骷髅门以诡异的沉闷声音轰然而开,零定睛一看,门后的景象却是漆黑一片。她先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论是开门后看到多么美丽的世界,抑或是满目疮痍的丑陋境地,甚至哪怕门后是爱丽丝轻蔑的哂笑,她都可以不予理会,因为这些总算是可以触摸、感知的到。但是现在,面前无尽无边的黑暗使她毫无安全感可言,这对她来说却是没有想到的。不过事已至此,她再紧张也是无用,只得小心翼翼地向漆黑的更深处走去。
黑暗中,零只觉得周遭的空气安静的可怕,静的甚至能听到自己前进时带动的气流声音。零不能不走,又不敢走快,所以每一步都迈的格外谨慎。她感觉到自己并非踩在了虚空,而是在坚硬的岩石上行走着,而每前进一步,一股包围在她身边的力道就会束缚地越紧。她的身体、四肢都不约而同的感到了酸麻的挤压的疼痛。而脖颈处,更像有一只纤纤玉手狠狠地掐着。
“难道是爱丽丝吗?”零这样想着。
“不,这并不是我的力量”爱丽丝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
“这是空间缝隙处残留的亡灵之力……此处名为「湮灭之隙」”爱丽丝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所谓死亡世界,并不是全都是你之前见到的鸟语花香。在光明照不到的死角,会有一些怨灵徘徊,他们执念强大且游离成性,就连我也无法全部掌控他们散发出来的气息。「湮灭之隙」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它和忘川不一样,它所承载的记忆,是怨灵所留最痛苦、最深沉的记忆。”
“那我怎样才能到达你的所在?”
“就这样走下去吧。直到你对这些怨灵的记忆开始感同身受!祝你好运,零!”
“开始感同身受,什么意思?”零内心有着这样的疑惑,“难道自己原本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吗?”
四周依然是寂静无声。零明白,爱丽丝有办法带自己离开,但显然她并没那么做。至于为什么要让自己穿越「湮灭之隙」,零也摸不着头脑。
“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既然她这样说,我只管去做就是。”
零心下想着,慢慢闭上了双眼。她明白,在这片无边的黑暗中,要用肉眼视物必然是不可能的,那便唯有用心感知。好在不知道为什么,起初在幽鸣山谷感知风的时候,她就已经有所察觉,自己的第六感远比想象中敏锐的多。
忽然,零心里一凉,脑中闪过了一段记忆。
那是片一眼望不到头的断壁残垣,四周已被夷为平地,满是细碎的石砾、破败的杂草、撕裂的衣屑、丢弃的垃圾。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仅有的过客也是身形单薄、行色匆匆。最显眼的,莫过于一栋还在勉力支撑的中型庭院。说是庭院,也只剩下了一间孤零零的阁楼,房顶已然被削去了大半,乌烟瘴气毫无阻拦地侵蚀着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墙皮斑驳脱落,裸露的砖块还在苦苦支撑,好像随时都会坍塌。玻璃窗也大都被震得粉碎,已经断裂了的窗框空悬着嵌在墙体之上,风一吹,吱哑哑地作响。
零无法想象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种场景,她惊惶的捂住嘴,瞳孔开始剧烈的收缩,呼吸也变得局促。
屋舍之内,一个六七岁的金发小女孩跪在一张矮床旁边,正焦急的等待着什么,时不时望着“门外”留心随时会有的动静。床上,一名虚弱到极点的中年女人横躺着,头无力地歪斜着。那女人已经连呼吸都困难,涣散的眼神却始终聚焦在跪在床前的女孩。
“妈妈,不要担心,卢比很快就会回来了……”女孩眼皮无力地耷拉着,她应该也是困顿到极点了。
中年女人微微颔首,勉力挤出一个笑容。她明白,此时此刻,自己的一个笑容,对女儿来说就是无比的安慰。果然,女孩看到妈妈的笑容,原本困顿的脸上,泛起一丝兴奋的红光。
忽然,外面响过一阵碎砖被踩动的声音,好像离这里并非很远。女孩猛地警醒,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之间门外不远处,一只骨瘦如柴的纽芬兰犬正朝女孩缓步走来。它不像普通的犬一样健硕有力,而更像是长时间营养不良——显而易见的,当它看到女孩出来迎接自己时,想要加快脚步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终于,它蹒跚到女孩面前,把嘴里叼着的一块干瘪的面包放在了女孩脏兮兮的手心里,嘴里呜咽的叫着,尾巴也摇晃起来。
“谢谢你,卢比。有了它,今晚我们就不用挨饿了……”她摸了摸卢比的头。兴奋的跑回房间。
“妈妈,瞧,卢比给我们的惊喜!”女孩将干瘪的面包撕下一角,仔细掰成松软的形状,将它递给床上的妈妈。“吃一些吧,再不吃的话,你会更虚弱的……”
“妈妈吃不下,珍妮,你和卢比更需要它。妈妈是大人了,一餐不吃没什么的。就让妈妈多休息一会儿吧!”说完,妈妈的眼睛缓缓地闭上,头也不再侧向珍妮。
“可是……”珍妮刚想再说什么,可是看见妈妈虚弱的摇着头,她终于也不再坚持了。她饿极了,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妈妈,眼前这块干瘪的像铁块一样的面包,她早已经狼吞虎咽起来。只是想到妈妈已经饿了数顿,她忍了忍口水,还是悄悄的把面包放到了枕头旁。
“卢比……”珍妮猛然想到了什么,她站起身来,避开一路的玻璃渣和碎石块,出了屋四下探望着,可奇怪的是,卢比不见了。
“卢比?卢比!”珍妮语气有些紧张了,她开始向大门外走去。虽然顾及妈妈的身体,但在这个时候,她们一家三口是不能分开的。在这战火蔓延的时刻里,这是她唯一的愿望。
可她依旧听不到卢比的任何回应。
“奇怪,它去哪儿了?”
“轰隆——!”一声闷响突然而至。巨大的爆炸声的刺激,让珍妮赶忙捂住了耳朵,犹豫了片刻,她还是跑进了屋子里。
“妈妈,你没事吧?”珍妮几步跑到妈妈面前。刚才的爆炸,震落了大片的沙砾到了床上、和珍妮妈妈的身上。珍妮仔细地将沙土拍走,生怕在斑驳的床单下留下哪怕一点新的痕迹。
“珍妮,妈妈没事。你在找什么?”
“妈妈,卢比从刚才就一直不见踪影,他会去哪儿呢?”
“卢比不会离开我们太远的。珍妮,去把卢比找回来吧。外面这么乱,不要让他有什么闪失。”
“嗯,我这就去。”珍妮为妈妈顺了顺干枯的金色发丝。妈妈那一头柔顺的美丽秀发,珍妮原是十分喜欢的。就是这可恶的战争,瞬间让美丽的城市变得如同地狱。艰苦的条件下,妈妈再也无心打理长发。珍妮看着妈妈的头发一天天变得暗淡枯黄,心中不是滋味。她虽然还不清楚“战争”究竟是什么概念,但她已经从心底开始讨厌它,甚至是憎恨它。
珍妮心下恨着,跑出了屋。她还小,故这股恨意去的也快。她现在想的,是赶快找到卢比。前院和门口之前已搜过了,如果卢比没有跑远的话,他只可能在后院。想到这里,珍妮一边喊着卢比的名字,一边向后院走去。后院原本有个狗屋,是珍妮还在蹒跚学步时,妈妈和她一起为卢比搭建的。直到珍妮长大了好几岁,这个狗舍依然还在。在这个角落,他们一家三口不知度过了多少快乐的时光。
“对,他一定就在那儿!”珍妮想着,加快了脚步:“卢比,你在吗?”
“呜……”角落传来一阵无力的呻吟。
“卢比,你怎么了?”珍妮心里一紧,她转到角落。发现了瘫软在狗舍旁的卢比,他的怀里还抱着那只已经掉了瓷的,珍妮用自己的零用钱买回来的搪瓷食盆。卢比听出了珍妮的脚步声,耸拉着的脑袋激灵一下抬了起来,原本已经涣散的双眼重新迸发出了光芒。
“卢比,卢比!”珍妮蹲下身去,反复的抚摸卢比的额头。“你这是怎么了?”
“呜……”卢比的呻吟越发无力,但他显然已经无法控制心率和呼吸,卢比看着珍妮,眼中满满都是噙着的泪水。
“轰隆——!”又是一阵巨响,一枚炮火从天而降,却正巧砸在了珍妮家不远的地方。热浪掀起,珍妮感觉一阵疾风,自己都快要飘起来了。就连房子也发出了的摇摇欲坠的声响。珍妮吓得趴倒在地上。可就在此时,原本已经无力的卢比,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径自站了起来,趴在了珍妮身上。珍妮顿时感觉后背一阵温热。
轰隆声持续了大概一两分钟的时间才逐渐散去。珍妮慌乱中也无法想太多,瑟瑟发抖的她,只感觉到了卢比传来的温度,这让她安心不少。可忽然,她感到卢比的身体一阵抽搐,惊得立刻从他的肚皮地下钻了出来。只见卢比的眼神逐渐又涣散开来,四脚猛蹬了几下,只片刻,肚皮便停止了起伏。
“卢比,卢比?”珍妮使劲摇了摇卢比的身体,没有任何作用。
珍妮本来对死亡没有概念。但是可恶的战争,已经让她见到了不少这样的事。原本还有说有笑的人们,只剩下了一具具冰冷的、无法再开口说话的躯壳。她清楚,卢比这次也跟那些狠心的人一样,永远的抛弃了自己。
“不——!”她无法接受,使劲的摇晃着卢比。接着重新躺倒下来,用自己的肚皮紧贴着卢比,想用自己的体温保护他,就像刚才他对自己那样。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卢比仍然没有醒来。
珍妮大脑一片空白,她猛然撑着站了起来,疯狂的向屋子里跑去。她已经失去了一个至亲,但她仍然还有妈妈!她甚至顾不得抱起卢比,自己就跌跌撞撞的跑向妈妈的床前。
“妈妈?妈妈!”珍妮急促的叫喊着。她知道如果不用力呼喊,妈妈可能会听不见。可是跟卢比一样,妈妈也没有回应。
珍妮抬起泪眼看着妈妈,只见她已经面无血色,双眼紧闭。嘴唇已经干涸到极点,就连呼吸的起伏也消失了。更显著的变化是,她的一只手已经探出被子,手中抓的赫然是那块干瘪的面包。她并未把面包攥在手里,而更像是要递给谁。只不过她的胳膊已经没有力气再抬动分毫。
“妈妈!妈妈!你也要丢下我一个人吗?”珍妮再也止不住哭声。
就在一旁看着的零,眼泪也留了下来。面对此情此景,她不止一次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帮忙,而无数次的触碰、无数次的呼喊让她明白,自己只不过身处在回忆的虚幻影像里。她根本无法提供丝毫的帮助,而只能陪着珍妮一起悲伤,一起流泪。
就这样想着的时候。零眼前的景色逐渐褪去了。
那房子,珍妮,卢比,妈妈。一切都在一点一点化作青烟,消失无踪。
“等等!”零似乎还没有放弃。但呼喊无效,她的眼前又重归黑暗。
时空 天空  太空
加油,欢迎回来
已经到底了
1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