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Android 站

水一波当初写的方舟同人

2021/6/30 73浏览 综合
怎么说呢 这个同人是我当初闲的没事写的 分段很烂 描写很烂 标点很烂 说不定还有错别字 不过一直放着也没舍得删 就。。。发出来水一下吧 顺带一提 其实还没有写完
“好...好渴……”我如此想到,四周一片荒芜,每一步踩着的土地都和上一块相同,无穷无尽,周而复始。“上一次喝水是什么时候,三个小时前?还是三天前?”我独自一人漫无目的走在这片一无所有的土地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可憎的生物,它企图用歌声逼疯我,让我变成它一样的生物,但是这对我毫无用处,我脑子一片混乱,什么都听不见,又或者是早已习惯这样的歌声。“咳...”想咳嗽又咳不出来,破烂的衣物包裹着我的身躯,里面的血肉仿佛早已干涸,我不知道是什么神奇的力量在操控着这副身躯,才能让他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继续运转……
“是一个水坑。”我如此想到,随后我猛烈地扑向哪里,不顾地上锋利的岩石,也顾那水坑被我搅得浑浊,随后便开始牛饮起来,喝着喝着便觉得水里有一股怪味,“或许我会因此丧命,不过这样也不错。”我内心中暗自嘀咕。”我就这样喝着,直到感觉整个胃里都被水填满,仿佛要炸裂开来,然后我就好像认定我一定会因此丧命一样,静静地趴着地上,闭着眼睛等死。在等死的过程中,我开始回想起几天前的事情,但是完全想不起来,大脑因为缺水而剧烈疼痛,思绪更是像几近干掉的水泥一样,根本搅不动,最后我只得放弃,不过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了几个名词:大海、海怪、船、死亡...和活下去,“死亡,究竟是谁死了呢?”还是想不起来,但是莫名的想哭。我趴在地上,内心抽搐几下,发出几声哽咽,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只有一颗悬着的心在不断跳动,伴随着一阵阵窒息的感觉“或许我就要死了...”我这样想着,意识便溶解在了无尽的黑暗中。
一束阳光使我从睡梦中醒来,我蜷缩在地上,脑子里一片茫然,四肢酸痛,不过似乎也得到了不是特别好休息。我缓缓地坐起,就这么坐着,随后望向小水坑,里面的水早已不多,但是十分清澈,我一边喝水,一边努力地让自己不看到水中的自己……我站起身来,继续着无目的的“旅程”。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出现了一座建筑,“海市蜃楼”,这个词缓缓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我知道这里根本不可能出现,但是这个词黏在我的脑子里,如蜘蛛网一般,挥之不去。我呆呆得站立在原地,背后传来阵阵歌声,但我毫无理会。这个建筑在我的右前方,要不是那时我抬头张望,怕是再过一阵,便会消失在我眼前。“那里可能有食物有水,甚至可能有人”,我如此想到,这是我目前最触手可及的希望,仿佛一伸手,便能把其紧紧握在手里。但不知为何,望着建筑,我心中渐渐浮现出背弃希望的念头,有一种不想走近,甚至是朝相反方向远离的冲动。就是那种费劲心思想得到手的东西,到手后缺又不屑一顾,想要抛弃的感受。我的身体晃了晃,最终还是向建筑方向走去。“海市蜃楼,希望,嗯呵呵…”我喃喃自语到。
我慢慢地向建筑走去,心中不断地希望这座建筑在我眼前消失,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建筑在我的接近下,逐渐高大且真实了起来。我最终还是来到了建筑下,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用拳头猛的向墙壁打去。如果这一拳打了个空,我便会“奖励”自己一个“假期”,在地上躺个大半个月,从此再不起来。疼...真实的感觉从我的手上传来。想笑,又想哭,但这两种情绪都扼在喉咙里,最后化为了一阵咳嗽,伴着一阵阵咳嗽,我从入口处进入。这个入口没有门,也没有任何阻拦设施,我就这么无声地闯入,没有任何东西阻拦我。“有人吗,就算是海怪也没关系,随便是什么,快出来...快出来杀了我!...”我如此叫喊道,随即侧耳倾听,当我打算再喊一遍时,有一声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我马上调动全身的力量,向声音大概传来处奔去...
这座建筑分三层,虽然楼层不高,但是占地面积不小,整个楼层被大大小小的房间所占领,只留下歪七扭八的过道,甚至还有死路,简直就像是迷宫一般。不过最后我还是来到了声源处,只见一个疑似安保人员的人坐在地上,背后靠着墙,然而最让我注意的,是地上那一大摊的血。流动的血液就好像是一只饥饿的生物一样,慢慢地将地面吞噬。“不不不!”我一边惊叫,一边向那个人扑去,企图用手把他手腕上的巨大裂口堵上,但这并没有任何用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裂口已经不再有液体流出。太晚了...液体已经流干,“可恶可恶可恶!”我趴在尸体上,无力地捶打着他,然后,我便缓缓抬起了头,只见那本来像睡着一样紧闭着的双眼,此时正瞪大着,朝我看来。那双眼睛里充满血丝以及怒火,仿佛要把我撕碎一般,我身上汗毛炸起,脊背发凉,本能地向背后倒去,瘫坐在地上。“你...你...”我惊慌地说道,随即又发现男子的眼睛又闭上了。是幻觉,内心如此想到,但随即便有一阵阵凉意涌上背部,我本能站起身来往过道的一头跑去,边跑还不忘环顾四周。那个生物不见了,那个一直跟着我,默默唱着歌的生物不见了,这对我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但我现在顾不上这些,心中只想着远离这座不祥的建筑。当我跑到拐角处时,我“好奇”地往回瞥了一眼。只见那男子缓缓站起身来,过程中头一直不忘扭向我,讲我死死地锁定,他踩着自己的血液,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半凝固的血液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那声音环绕在我的耳中,久久不肯散去。一时间,我脑中的什么东西断裂了,大脑几乎停止工作,当我再次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出现在了某个未知的房间。我瘫坐在椅子上,双腿酸痛,刚才的奔跑让我本就缺少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我抬头望去,周围的景象我都视而不见,只是紧紧盯着桌上疑似别人剩下的食物,随即便将食物抓起,大口地啃食起来,随着一阵阵机械般的咀嚼,一块块食物被咽下肚,我知道我又活了过来。但当我还未从饥饿的进食中解放出来时,眼前便一阵发白,画面剧烈地抽动着,当稳定下来时,眼前的景象却发生了改变。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正看着走廊,画面微微发红,而且就如心脏跳动般抽搐着,正当我不知所措时,一个身影出现在走廊的一头。只见那人手持尖刀,慢慢地向前方走去,虽然看似步伐缓慢,但其前进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慢,不一会就消失在画面中。虽然出现时间极短,但我还是认出他来,他就是那名割腕者!我内心极度恐惧,手中的半边面包无声地落地,随后画面又一阵扭曲,视野中出现了一双大腿,以及落在脚边的面包。我怔了怔,随即意识到这是自己,便打算站起身来逃跑,但当我刚站起来时,便觉得双腿一阵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用拳头用力地捶打着双腿,但是丝毫没有用处,我的双腿似乎早已不属于我。最后,我双手用尽全力扒紧桌沿,才勉强回到椅子上。在我旁边不远处,那个生物正坐在椅子上嘴里哼着该死的歌曲,真想过去把它的嘴撕烂,但这不是我现在应该关心的。我双目死死的盯着门口,就连那落在地上的尘土都仿佛看的一清二楚。咔哒,咔哒,一阵脚步声从门口缓缓传来,每一声都好似鞭子一般,不断抽打着我的心脏。不一会,脚步声停止了,门口没有出现那道身影。然而,我还来不及感到疑惑时,画面又一阵剧烈抽搐,眼前的血红和头脑的疼痛让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等状态好转时,我缓缓地睁开了眼。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只见那男子歪歪地靠在门框上,一手扶墙,一手持刀,歪着脑袋打量着我,血液从他无神的双眼流出,滴落在地板上。我抱着脑袋,闭着眼睛,朝他怒吼道:“你根本不存在!你是虚假的!你这个连影子都没有家伙!怎么敢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去死!去死!去死!!!”半晌,四周毫无动静,我想睁开眼,睁开眼看看那个家伙在干什么,但又怕与其眼神对视,在内心的剧烈挣扎下,我最终决定看看那个生物,毕竟那是这个房间除我以外,唯一真实存在的活物,我企图从它的身上得到一些慰藉,就如一个人掉下悬崖一样,哪怕是一个草根,也会试着握在手中。我将头缓缓地转向那生物坐着的位置,慢慢地睁开眼睛,过程中还不忘用手遮掩其它的视野。只见它依旧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哼着歌,就如来时一样,理所应当地坐在那里,我心中有一丝的失望。最终在内心剧烈地挣扎下,我决定向门口望去。双手慢慢地滑动,我感到视野逐渐变大,光线也逐渐增多,心脏剧烈跳动,仿佛要从胸膛中跳出来一样。我不断地减缓双手的速度,但那一刻终究还是来了,只见那名男子不在看向我,而是死死地盯着那个生物,好像是被我刚才的视线吸引过去的,一阵愧疚油然而生,但随即被恐惧吞噬地一干二净。刺啦刺啦,画面又一阵抽搐,洁白的房间又出现在我眼前,门口什么也没有,房间内一片和谐,所有的一切都安然无恙,在此之前,我从未发现这个房间是如此的“可爱”。刺啦刺啦,当我还来不及干什么时,画面又一阵抽搐,不详的红光笼罩着房间,把一切都染红。只见那名男子出现在那个生物的面前,它依旧眼神呆滞,嘴里哼着歌。“不不不。”我内心小声地哀嚎到。“噗嗤。”我瞪大着眼,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尖刀从它的胸口刺入,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被刺穿,而它仿佛无事一般,随即便扭头朝我看来。“不...不要看着我...”我小声地嘀咕着,身子一软,便从椅子上滑落,如同废物一般,跪在地上,身子贴近地面,双手死死地捂住耳朵。“噗嗤,噗嗤,噗嗤。”声音不断响起,夹杂着歌声,不断地透过我的手,传入我耳中,眼睛虽未看见,但大脑却将想象的画面不断传来,胃中一阵扭动,想吐,又吐不出来,仿佛在抗议着刚入肚的食物,还未怎么消化,便要吐出来。“噗嗤。”又一声响起,随着一阵诡异的滑动声,我听到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谁...谁来救救我,把我杀了也行,谁来救救我!”我趴在地上不断地哀求着。“博士?博士,博士!”一阵悦耳的声音响起,四周诡异的响动消失不见,我抬起头来,是xxx。见我抬起都,便有些惊喜地说道:“我刚刚听到一阵求救声,听着像博士,就跑了过来,没想到真的是!”我静静地看着ta,没有说话,ta见我没有反应,便又接着说道:“我说啊,博士,你这么趴在地上会着凉的,快起来跟我走,大家都在找你,可担心你了。”随即便笑眯眯地伸出一只手,仿佛要把我拉起来一样。“你死了。”我静静地说道,那只伸出的手抽搐了一下,便缓缓伸了回去。“博士,你说什么?”我缓缓地说道:“你死了,你们都死了,被一个个触手拖下水,我就在旁边看着这一切,你们沉入水中,连个气泡都没有留下,呃呵呵...连个气泡都没有留下,没有留下...”我的语速越来越快,直至最后,不断地重复着最后一句话,抱头痛哭起来。“博士,博士,博士!!!”我被这大声的呵斥给惊住,停止了哭泣,一脸错愕地看着ta。见我不再说话,ta才一脸悲伤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喊你的,但是我还活着,我就站在你面前,大家也是,你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是大家的希望,大家刚加入时,都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在和博士相处一段时间后,大家都觉得你是一个值得我们无条件追随,无条件信任的人,所以,哪怕一次也好,信任我们一次,回应我们的信任,跟我走,我带你到安全温暖的地方。”听到ta这番话,我心中又泛起一阵哭意,但是我忍了下来,对ta说道:“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值得你们这么信任我,但是,我愿意回应你的信任,愿意和你走!”听到这番话,ta本来满是哀愁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笑容,随即又把手伸了出来,然后调皮地说道:“既然你觉得你不值得我们信任,那就请博士您自己站起来吧,可不要指望着我扶你呦♪”我望着那只手,随即便挣扎了起来,双腿还是无力,最后废了老半天的劲才站起来,然后如饿狼一般向那只手扑了过去。
......咚!,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在了我的头上,剧烈的疼痛让我抱头蜷缩在地上,但是我马上想起了了什么,随即便不顾头疼,望向了刚才站立的位置,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我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我又瘫软在地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撕裂般的惨叫充斥着整个建筑……
4
只看作者
热门
快来发布第一个回复吧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