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Android 站

参加六月同人比赛

更新时间  2021/8/22 712浏览 同人专区
《致梅恩的约定》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动物演化出冬眠的习性就是为了逃避大自然的变化。
在大雪皑皑的冬季里世界呈现出的的是最简单的颜色,白色。他这掩住了所有颜色,同时也遮掩住了所有的生命,雪挂树梢,寒冻万物,如果此时不选择一个保险安全的方式生活,游走在天地间不是被冻死就是被饿死,长达万年的冰川期使伊尔瓦大陆上的绝大多数生命进化出了冬眠的习性,人族同样具有,有许多人类学家认为人类古老的祖先曾有冬眠的传统,但和其他智慧生物不同,人族的的冬眠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冬眠,随着冬季的到来人类的全身上下的细胞减缓呼吸活动所有器官都保持在一个濒临衰亡的阶段,通过这种方式人类可以在漫长的冬季里即使没有足够的食物来源和温暖的住所也可以撑得过去。但很不幸,随着冰河期的结束大陆上有部分生物迁移到热带,温度攀增,这样鸡肋的功能也在长期的自然选择中淘汰出来,而这部分生物中就有人类。
如今一座北极小镇悄然从伊尔瓦众多城镇中冉冉升起,在年末的圣诞节中它总是出现在行商和观光客的口中
“啊呀呀,又到圣诞节了呢,今年去梅恩度假吧.....”
“又到圣诞节了呢,不知道年糕还有没有货,今年还是去老一家进货吧,还能打个折......”
就像圣诞节一样每年只有一次只有在特定的时间里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梅恩也是一样,自梅恩诞生起人们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驯鹿,年糕,雪仗,北极....
还有什么呢?
其特色真可谓是屈指可数,而这些资料还是几百年前先人冒险家遗留下的,它就像银色的烟花在冬夜的长空中一闪而过不留什么痕迹。
梅恩的神秘不比诺耶尔,那矗立在山巅的冷峻曾使许多冒险者趋之若鹜,梅恩很小,即使拥有诺耶尔般的寒冷,也很容易被匆匆路过的冒险者忽视,让你感觉你好像听说过这一个城镇也在那里见到过也好像真的路过但就是无法准确的说出到底在哪,如果历史的洪流真要将它撞得有多纷澜,大概也会被梅恩那神秘的力量悄悄的抹平。
第一章 出发!梅恩!
“什么嘛,这么冷的天我才不想去运货!”
“混账,你不去还等到我这一把老骨头跑到梅恩?圣诞马上到了 埃尔森!赶紧去准备马车,今年一定要好好赚一笔!”
“老财迷.....
好好好不就是梅恩吗,我去不就是嘛”
“卷轴,干粮,水壶,马车.....呼,东西还真是多呢,这次要不就少带点东西,赶紧回来要紧,我可不要又在那个地方待上一个星期,冷死了”
(数钱声)
“一年比一年挣得少....真不知道那老头子还在坚持什么.....”
“算了算了,游商这样被历史遗忘的角色也剩得不多了,能做年就做几年吧,正好去拜访一下梅恩的音乐家,该死的跑遍了整个大陆都没找到一个能修这风骨吉他的音乐师,碰碰运气去吧!”
“初冬还不算很冷,现在赶路应该能在圣诞节前把特产带回来。”
“唔,怎么感觉风要比往常吹得早,赶紧走吧”
往北的路越来越干燥,时间就像是风中吹散的细雪,打在脸上还没感受到冰冷就已经融化滴落,毫无察觉。然而随之迎面吹拂而来的冬风将恍惚间错失的刺骨加倍奉还。
不知不觉中已在风雪路中走上两天两夜的埃尔森停驻下来,前方将是决定游商去路的分岔路口。
他低头看了看紧握着的北提里斯地图,那个被笔迹划得已经磨出了革屑的地点——梅恩。
“往北十里路看见冻湖后西转三十里……
该死的,明明标记的这么清楚,但为什么每年一到这就有种好像已经错过的感觉。”
前方的风雪没有因为被可以的标记过后显得特别,只是普普通通的刺骨普普通通的让人迷茫。
“走了也挺久的了,天色好像不早了,现在这休息吧……”
冬夜被风雪包裹着推了出去,顷刻间笼罩住北提里斯的大陆,在微弱的火光中,埃尔森得以沉沉的闭上眼睛……
“你叫……梅娜?”
“……”
“你……还记得我吗?我叫埃尔森。”
“……”
“没事,不记得我总记得这把风骨吉他吧,它的声音是最特别的,我们还一起唱过歌。”
“……”
“……”
“没事,不记得没关系的,我明年这个时候还会来的,记得……”
“记得这一次一定要记住我!”
“埃尔森?”
“怎么了?”
“我们在一起吧……”
第二章 青春之城!梅恩!
“唔!!!”
随着剧烈的阵痛,埃尔森从梦中惊醒。
天未亮,亦或者是风雪依旧,在这大风雪中人们无法判断自己在夜里到底睡了多久,恍惚间又好像根本未曾睡过,只是思绪被大风从身体中刮走……
“又做这种春梦……二十好几了,安慰自己也是正常吧……”
作为年轻一辈的游商,埃尔森还算的上是长得俊俏,深邃的眼眸中常透露着一种迷茫般的沉静,和一般朱伊安人不一样,挺拔的鼻梁常使埃尔森被误认为北地人,一头复古的棕色长发被他用革条扎捆起来,若不是穿着游商的宽松布条服,或许走在大街上会被哪个青春心泛滥的小姐误认为落魄贵族般有着风一般前尘往事的美少年呢……
然而,年复一年的在各个城市奔波,为了微薄的积蓄和所谓的传承,自己的终身幸福也只好抛诸脑后……
“不过,睡一觉也总比不睡的好,精神多了!风雪貌似也小了不少,抓紧时间赶路!”
越往北上,风雪却越见温柔,尤其是经过冻湖朝西走,一路上竟然能看见发芽的药草和迎雪盛开的花朵。
但也不显奇怪,反而正印了传闻中“青春之城”美名,梅恩就快到了。
又经一日一夜的赶路,埃尔森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梅恩,沿西的路途在逐渐变得灿烂下结束,一座肉眼可观察得到芬芳的城市
俨然已在埃尔森面前。
“还是老样子,什么都没变”
埃尔森抬头望向高耸的城墙,青色的城墙头还堆积着厚实的一层雪,但有不少的积雪已经融化浸湿了墙身,那砖缝中塞满的绿藤被唤醒开始迫不及待的钻出来贪婪的欣赏着世界。整座城市被巨大的青包围着,散发着蒸蒸的热气。
将马车停在城郊的驿站后,埃尔森独自一人背上采货囊走了进去。
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圣诞日,梅恩的居民们忙着将过节的藏物搬出来,街头不少可以看见忙碌的身影,但面对着街边的商店仍然处于寂静之中,毕竟现在游客还是稀少,但充满着节奏的喧嚣声依旧展露着这个城市的青春气息。
“12月13日……比预计的时间要早上四天,呼…… 明明百般不情愿,但每次到这都有时间浏览一番。”埃尔森自顾自叹了口气随即将采货囊搁置在旅馆之中,悠闲地踏上了观光的路途。
“今年确实有些许反常,往年就算来的再早也不会多出两日的行程,也是从来没好好欣赏这样独特的城市,总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
“对了”
埃尔森从随身背包中掏出那把风骨吉他,“或许住在这里的音乐家有修好它的方法……”
望着不大但街头巷尾错综复杂的梅恩,埃尔森犯了愁,手上的梅恩旅游指南仿佛是幼儿语言学前手册,找到一户人家的住处就好比查询千年古书。
“算了,挨户的找吧……”
“请问……”
“你需要年糕吗?”
第三章 匆忙的邂逅!
突然,后面传来稚嫩的叫卖声,埃尔森稍住停留一会,
“年糕,今年要准备的货品有年糕。不过,现在要赶紧去找那个音乐家,待会再来买吧”
还没等埃尔森拒绝,后面那稚嫩的声音又一次传入他的耳朵
“对 对不起,冒犯了,请问您需要一些梅恩特色年糕吗?小哥?”
埃尔森转过身,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瞬间占据的他整片视线,刹那间的沉默凝结在四目相对之中。
少女的眼睛很好看,杏花般的眼睛不偏不倚的占据了额头下最俏丽的一部分,眼窝中那可深棕色的眼眸仿佛沉浸在湖底熠熠闪着光亮的珍珠,上眼皮连结着睫毛在淅淅飒飒的冷风中扇动,而最美的则是延伸出去的眼角,一眼足以陶醉其中。
埃尔森望着少女俏丽的脸走了神,不觉着在沉默中那害羞的少女早已红透了整张脸。
“小哥,还 还需要年糕吗?”少女鼓足了勇气再一次开口问道
“要,抱歉,刚刚走了神,我看看着年糕成色”埃尔森清了清嗓子回复着,说罢便在年糕篮子里挑了起来。
“年糕样貌很好,外皮紧致捏起来软糯,是上好的年糕。”埃尔森不禁夸奖
“小哥好评价,应该是买年糕的熟客了。”
“不错,但为什么在梅恩运货这么年,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年糕,是新开的店吗?”
“话说也是,平时进货的年糕店品色都太一般,这样优质的年糕还是第一次见。我要的货挺多,你做的够吗”
埃尔森抬起头,发现少女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少女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和仰慕,不自主的抓紧了手上的篮子,面前的这个英俊的男子早已经紧紧抓住了她的心弦,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让她的春心荡漾,十七八岁的年纪是多么想这样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呀!
“小姐?你在听吗?”埃尔森将脸凑近弯下腰看着少女
“我 我 我!我可以做这么多的!”少女的眼睛紧紧盯着埃尔森,但还是害羞的往后退了半步。
埃尔森看着少女不知所措的样子,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拿出纸笔,边写边说着“这样吧,敢问小姐你的名字和住址,我待会好再来找你”
“这么快就要要名字了吗?果然和小说中说的一样,呀呀呀!怎么办,我该怎么告诉他,想一想啊梅娜,好不容易碰到这么帅的男人,快点动起来!”少女梅娜自顾自嘀咕着,不由得憋红了脸差点要急得跳起来
“小姐?”
“啊啊啊,我叫梅娜是梅恩本地人!家住在03号街43栋 一定要来找我啊!”
梅娜猛地把写好的地址塞到埃尔森的手上就提起篮子往巷子外跑,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
“梅娜,奇怪的小姑娘……”
望着远去的梅娜,手上的年糕已经慢慢融化在他的掌间,粘的分不开……
糯米的香气从指间散发出,带着丝丝草香
回过神的埃尔森脑子开始闪烁初遇的画面
【“她...刚刚一直在盯着我吗?”
“诶!她是不是刚刚摸了我的手!”
“呜呜呜!想什么呢,人家是来做生意的,你却动起歪脑筋!”
“诶诶.....该往哪走,呼,差点迷路了”】
埃尔森茫然的转着圈,傻的笑了,又低头嗅了嗅指头
“味道....不错,可以考虑考虑。先不管这个了,对了!”
埃尔森拍了拍脑袋,忘记询问音乐家这一档子事了,然而眼前少女的身影早已消失
“害,还是得靠自己一户一户的找咯.....”
梅恩不大,但街道纵横稍不注意就会迷失方向,埃尔森一户一户的找着漫无目的的找着,梅恩不大但街道纵横一不注意就会将一下午的时光耗尽,可他并不着急,常年忙碌的游商生活充斥着许许多多的一瞬而过,但慢下来仔仔细细的观察每一处风景体会每一刻时光的机会是少之又少且弥足珍贵的。
"四十二栋......不是......”
“零八.....不是.....”
“呼,走转了一圈算了算了时间还有,明天再找吧”
埃尔森望向城墙上的烽火台,火把已经点燃,将梅恩城上暗沉的天空照亮,天色不早了。
“咕噜咕噜......”
“emm 忘了这茬了”
“.........”
“哎呀!背包放在旅馆了,害,还得慢慢溜出去找酒馆。”
“哈哈,今天有够糊涂的呢”
“嘿,小伙子!我看你在这几条街转了一下午了,在找什么呢?”
沧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个老者叫住了埃尔森
“我是这里的村长,要找什么就直接跟我说吧,现在已经是临近晚餐的时间了许多店铺都要交歇了业”
指向前方的街道出口说道
“第一次到这来的冒险者很容易在街道走失,还有商业店铺都在进城那最显眼的一条街,这边是住宅区您要找哪位吗?”
“来了这么多次,原来每次都匆匆的来匆匆地走嘛......”
埃尔森望向村长手指去的方向自顾自的说道,
“许久都没弹的吉他,如今想起来维修就连位置都找错了,真是不走心啊,哈哈,斤斤计较了这么久还是会糊涂这一时,害,罢了就当把生活慢了下来吧!”
“村长,您知道住在这里的以为音乐家叫什么吗?我想去拜访一下”
“音乐家?难不成是她?唉先不说了,我先带你走出去”
村长拉住埃尔森往前走着,
“住在我们城镇的音乐家倒是有,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位”
“听您这么说,住在这里的音乐家还挺多的?”
“是啊,我们这个城市不大但人来人往到挺频繁的,有不少外乡人将自己的事业带到了这里并且定居下来”
“其中就包括像音乐家这样原本在这个城市没有的职业,其中也不含一些......”
村长停住不在说话,示意埃尔森看向前方,
不知不觉的已近走出街巷,时间到了早夜,晚市早已经准备好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客潮,灯火通明热闹氛围也感染了埃尔森,心情渐然从开朗到激动。
毕竟,形色匆匆的他从来都是忙碌在路上歇息在马车上,真正有时间感受这样热闹的氛围是也只有一年一回的春节了......
埃尔森顾不上肚子的饥饿挥手告别了村长后就奔向了晚市
“哈哈哈,还是这么的有活力独自徘徊了一下午也不觉疲惫啊,好好享受美好的夜晚吧。”
“说的也是,换谁不会为了这样的热闹的晚景动容呢,身处北提里斯的北边却有着如沿海城镇般的开放,多亏了这些定居的外乡人”村长笑着挥了挥手又走进相较之更为昏暗的街巷喃喃的继续说着
“也更得益于这里的青春灵药吧.......”
“可谁....又知道外乡人早已将这里的本地文化冲溃得遍体鳞伤....”村长回头看了眼晚市便不再说话转身快走进入了更深的街巷......
第四章 新的生活?展开!
“诶,小兄弟第一次来吧!”
“额......我......”
“害,来来来先尝尝我们家的特色小吃带您开开胃!”
“......”
“嗯!这是韦尔尼斯特色矿石烧饭!我之前去那吃过好怀念!您是韦尔尼斯人吗?”
“以前是啦,现在搬到梅恩了时常做做家乡怀念怀念哈哈哈!”
【来走过路过都过来看看咯,好吃的好玩的都在这梅恩中心广场啦啊!五湖四海的商客汇聚在这里。。。。】
【诺耶尔的特色雪人!邻邦友城的美好祝愿,没去过诺耶尔的朋友们考虑入手一座可爱雪人啊。。。。】
【著名贼城的帕艾尔同款炸弹,不要担心只是模型哈哈哈哈!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都来体验一下爆炸艺术咯。。。】
【卡港的特色海鲜。。。。】
【鲁城的神秘魔法工会秘籍!。。。。】
【。。。。。。】
沿街展示着来自各个城镇的珍宝异物,叫卖声遍地骤起缓伏,喧嚣热闹的氛围一直延续到零点
埃尔森独自走在街上不发一语然而心里那片孤寂闭塞的心田已经被人间的烟火给点燃,他抬头张望着表演;仔细地品尝着小吃;时不时与老板攀谈攀谈生意情况,他醉了,身体沉浸在了约恩村的特色粮食酒,心灵则沉没在了梅恩的晚市中......
“真好啊,这么多游荡的人们都在梅恩找到了归宿”
“或许......我也可以...在...这找到...”
“属于自己的人生”
“嗝...去***游商!”
“...... ......”
【“还是没过来吗?等了一下午呢......”
“果然男人都想母亲说的那样嘴上一套手里又一套吗,唉”
“等不了了,你再不来我可真要生气了!”】
“唔!!!!又做梦了......”
“这...梦的是啥啊”
“谁在等我?”
“.... ....”
“!!!糟了!!!梅...梅娜小姐”
“怎么能放了别人的鸽子呢!”
{离圣诞节还有三天}
埃尔森猛地从床上挑起,推开窗,太阳却没照例射进旅馆,准确的说应该是外面还是半暗半明的状态,随即瞅了眼挂钟原来现在才凌晨四点多
“呼,怎么这么早”埃尔森又一屁股坐在床上全然没有紧张的了,也许是长久的风餐露宿这样早起已经习以为常了,只不过特殊的事今天他并不需要为了车队中货物而慌张,埃尔森靠在墙角,捧着咖啡悠闲地等待日出,蜷缩着身躯,虽不是极北边但梅恩的早晨也容不得丝毫大意,否则一天的游玩都得附带着磨人的感冒。
旅店早早地开始了一天的营业,楼下不一会就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店家已经准备好食材开始为客人制作早餐,热气透着香味不一会就透过楼梯传到旅客的房间,该吃早饭了。
“嗯.......其实这样的生活也蛮不错的”
吃饱的埃尔森伸了伸懒腰走出旅馆,
“有人气味的地方才叫生活”
“...........”
“还是先去找梅娜小姐吧”
“住哪来着?”
“三号街....43栋”
埃尔森从口袋里掏出整齐的纸条查看着,
“头疼,又得像走迷宫一样”
从昨晚商人们的口中得知,之前埃尔森迷路的街巷是梅恩的住宅区,听商人们说,梅恩住宅区原本很大但在引入大量商源后为了扩大经济开发,大幅的缩小住宅区大力开发市集,虽然原住民们一直都怨声不断,但经济增长带来的便捷和福利也给了原住民不少好处,房子小点就小点,反对的人就少了很多了。
刚升起的太阳不足以将阳光透入这密不透风的街巷中,住宅区还是一片昏暗和宁静——都还在睡梦中,埃尔森只好点燃油灯循着街号往前走,这时眼前不远处传出了光亮——是村长迎面朝埃尔森走来
“哟,这不是昨晚的那个小兄弟吗?”
“哈哈是我,村长早啊”
“哈哈,早啊早啊,怎么又要进来找人啦,不是跟你说过音乐家住在商业街吗?”
“村长,你误会啦,我是来找人的但不是音乐家,这事可比那更重要”
“哈哈哈,好吧,这次可别再迷路了”
“害,您说笑了,是自然不会了”
短暂问候后,埃尔森继续寻找梅娜的住所
“值得尊敬的村长一大早就巡视各个城镇!有机会去拜访一下”
埃尔森心里默念着,不一会天也开始发亮起来,他也终于找到了纸上记录的地址——03号街43栋
面前的房屋是一所老式诺耶尔风公寓样子,整齐斜向摆放的砖头堆砌成墙壁中间镶着特制的矿石红土闪着暗光,据说这种土的黏性很高是诺耶尔人民建房的首选,往上望去却是帕罗米亚式的塔型屋顶有着宽阔的顶层空间,王城的贵族们喜欢在屋顶上种植一些花花草草......
房门还是紧闭着,应该是没醒,埃尔森趴在窗口张望着,蓝色玻璃后面,他看见了堆满的年糕和一楼楼装着草药的竹篮.....
“应该是这没错了,都怪我放了人家鸽子,不过说回来这小丫头也是拼命一晚上能做出这么多!”
“喂!你在干嘛!”
第五章 如期的约定!
“想干嘛?光天化日做什么?”
突然身后迸出两声急促,历切的质问声
埃尔森赶紧从窗边移开转头解释着
“误会!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的?找谁?我怎么之前从来没见过你?快说!你到底是谁!”
埃尔森被这强烈的气势镇住半天张不开嘴,要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个抗着犁耙的和他年龄相仿的女人
“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外乡人我来找梅娜小姐收年糕的”
“小兔崽子,跟谁喊小姐呢,论辈分你该叫我声婶!”
女人放下犁耙送下裤挽,掏出钥匙径直走向房屋
“走吧,进来说话....”
埃尔森再一次被震惊到
“婶?明明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
女人走进房屋点燃起油灯,整个屋子亮堂了起来,原来这里没人
“请坐,稍等片刻”
“梅娜她一大早就去搜集食材去了,跟我说天亮就回来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请,请问,您是?”
埃尔森看着面前忙碌的女人问道
“我啊,是梅娜请来的一起做年糕的,没什么很多的关系,要论辈分的话应该算得上梅娜小姐的长辈吧”
“顺便,帮她守房子,老娘退休前可是城里护卫队的!”说着瞟了眼埃尔森
“哈哈(心虚)是这样啊......”埃尔森尴尬的笑了笑
“这是梅娜小姐的房子吗?她的家人呢?”
“这是她的房子没错,家人的话...她没跟我提过,等会你自己去问她吧”
“明白了”
【“貌似也没什么好问的了”】埃尔森心想【“偌大的房子,平时都没人住...”】
环视屋内,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似乎就看不到其他的装修,真不像是一个长久住在这里的人的生活样子
“跟我的马车差不多少”埃尔森笑着打趣道
“萨拉阿姨,我回来啦!”
终于等待许久的埃尔森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爽朗的问候
心突的一下被声音所摇晃,胸口猛地悸动,那种期盼早日再见却又紧张到无法说出口的样子在埃尔森脸上展现得活灵活现
不过,埃尔森仍还是背对着梅娜他心里默念道
【“虽然是我忘记了赴约”
“但我真的是来谈生意的!冷静!你这是咋了,碰到个女的就慌了!”】
“这位是?”梅娜指了指背过身子的埃尔森问道
“啊,梅娜小姐,他自称是来找您的,说什么...收年糕,对收年糕的”
“怎么办怎么办!我还没准备好!”
“要不要先介绍自己,还没转过去,这样也太不礼貌了!”
埃尔森此时已经憋红了脸,然却直直的如同树矗立着背对着梅娜,心都揪成了一团,却殊不知身后的梅娜何尝不比他更激动!
梅娜看着眼前的那个男人,昨天的种种全都浮上心头,一个个瞬间想水泡一样碰碎又聚合,她多么想和他打声招呼
但是,她瞟了一眼自己的穿着,深绿色的渔夫胶皮背带裤,脚底下的皮靴还连着一坨坨的泥巴,想起昨天穿的那么可爱他都对我爱答不理
“完了完了!真是糗大了,真想钻个洞挖到卧室换了衣服再回来”
“换了又有啥用啊喂!”
“也没想过他真的回来呀!被拒绝多了,所以还是照例将年糕按质保量的做完,没想到他真的来啦!”
“啊啊啊啊!”
“诶诶!你俩杵这干啥呀,不是要见面吗,说话呀”
房子尽头传出女人的声响,要不是没有她说话,估计这两会一直沉默
女人萨拉径直走向梅娜,一把将她拉了过来
“阿姨你...”
起初梅娜的手还在抗拒的想要挣脱拉扯,或许也是一种表达害羞的形式,发现挣脱无果后半乖巧地跟在萨拉的身后,只不过仍旧低着头不敢正眼望着他
“咳咳.....”
瞧见那头,埃尔森慌乱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着,他板着严肃的一副脸想要赚出一幅专心聊生意的样子,屋外的阳光已经全然照射进来,把眼睛照的迷晃,可埃尔森知道,他的眼睛已经死死抓住了那俊俏的脸庞。
萨拉将梅娜推向前,拍着梅娜的肩说着
“这就是你要找的,她就是梅娜小姐”
话音落下,这对年轻男女犹如将心中积起灰尘的窗子搽拭干净,透过两扇窗终于正式且清楚地看清了对方。
“抱歉啊,穿成这样就赶忙见面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梅娜首先开口,随后介绍了一下连夜制作的年糕
埃尔森找不到说好的机会,只好仔细的听着梅娜的讲解
“我们家的年糕虽然是近几年才做出来的,但是我敢说在梅恩是独树一帜,不知道你昨天尝出淡淡的草香没”
“有的!有的!”
埃尔森连忙回答道,有了说话的机会,他脸上的严肃的样子也缓缓地平和下来,打趣地说道
“梅娜小姐可真是努力啊,害怕我今天没能如约来订购,但也做出一屋子的年糕,要是我今天真的没来,梅娜小姐,您真的可以卖的完吗?”
“我...”
好像被戳穿了自己的谎言一样,梅娜一下子语塞,脸又涨红,毕竟她可是盼天盼地希望埃尔森可以来啊,那样的说辞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尴尬的服饰
她故作轻松的说道:
“那必须的,倒是您一大早就来拜访,有这么迫不及待吗?”
双方互相的试探着,每一步都深深的扎进走向对方心的道路上
话茬慢慢的被打开,一位是尝遍了梅恩各家年糕的资深游商,一位是新兴年糕的创始人
犹如早就邻居数十年却因窗棂的灰暗而不得相见,起初只是时不时站在窗前眺望着对方,慢慢的互相打开的窗子,唠起了家常
交谈都很顺利,埃尔森和梅娜都收齐了紧张和期待,心里暗自创造了一份踏实。
“这样,我先预定一个订单,差不多三天后我来取!”
埃尔森说着将定金交到梅娜手上
“等你吧年糕都如期做出来,我再付尾款”
“啊?可,我这刚做的年糕可不能保存三天啊!”
梅娜愣愣的说着
“小姐,您可太会说笑了,您不是说可以全部卖完吗?我需要的是新鲜的年糕!”
“啊。。。啊。。。好吧。。。”
梅娜只好签下这笔订单,是她太心急一晚上做出这么多,说到底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
“真是的也没一点绅士风度,至少说一句我可以帮忙也行啊...”
梅娜小声嘀咕着
“梅娜小姐?还有什么疑问吗?”
埃尔森已经走到门口,后头补充道
“啊...哈哈没有没有”
埃尔森笑着鞠了一躬,转身走去
“那个!埃尔森先生!”
“嗯?怎么啦?”
梅娜支支吾吾还是无法开口
“可恶,还不知道我的意思吗?非要女生先提出这样的请求,真是个木鱼脑袋!”
“没事,我们还能,再见吗?”
埃尔森微笑着
“当然了,如果需要我的帮助,梅娜小姐尽管开口,我一定尽我所能!”
梅娜一下顿住了,脸噗涨红
“笨...笨蛋!”
随时更新[嗒啦啦2_嗯嗯]
22
2
只看作者
热门
快来发布第一个回复吧
22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