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后游戏截图
明日之后游戏截图
明日之后游戏截图
明日之后游戏截图
明日之后游戏截图
明日之后

明日之后

16周岁+官方入驻
6.1
下载
1266 万
632 万
游戏大小
1.93 GB
玩过
5星只是给我的回忆打个满分
当时看见这游戏的时候是在我16岁?记不太清了,瓦力堡,这是我一看见这个游戏的广告也好,游戏也好第一时间想起来的名字,是的,瓦力堡我第一次的区,可以说咱也是个远古玩家了,哈哈哈,那时候没有这么多花里胡哨的枪啊,皮肤之类的,大炮时代,是的,大炮时代,第一次玩,记得刚开始进了一个小营地,大家人不多但是常在线的也有几个,那时候作为萌新,懵懵懂懂的跟着他们玩,一起聊天,一起看他们在喇叭上疯狂输出(到现在我觉得明日的喇叭系统比所有游戏的都好,因为你不知道能从喇叭里面听见什么离谱的消息)记得那个区当时有几个大营地,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花都”。
那时候人家营地很多大佬,咱那时候是个学生啊,羡慕人家拿着榴弹炮在远星城跟散步一样的场景,想打谁就打谁的气魄,这让我第一次觉得这游戏应该很好玩,那时候的夏尔镇真的是争霸赛,那时候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一个大哥,花都闹矛盾了,原因是市长退了,营地有两波人不同意见,导致其中一方退出花都,重新建立营地,我从那个时候退出了我这个2个月的小营地,毅然决然的去了这个大佬建的营地“南柯一梦渡空城”。
进去之后我认识了很多人很多朋友,那时候自己也辛辛苦苦攒了点金条买了雨战炮,25w,拿着炮的时候觉得咱也是“大佬”了,然后争霸赛来了,我们从64强打进4强,那次我们是冠军,因为四个营地里面其他2个营地跟我们是盟友,那时候流行“借人”,我们就这样磕磕碰碰的闯进去四强,3个营地打一个营地,就算是花都也扛不住,商量之后我们成了冠军,这是我们营地最辉煌的时刻,也是最后一次辉煌的时刻,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游戏还是那样,每天都有喇叭输出的,每天都有摩擦,我们置身事外,一起经营着我们的新营地,交易之城,争霸赛冠军,直到我们的市长说退游的时候,是啊,游戏就是游戏,成年人的对手唯有也只有一个对手——生活,他们要去和生活对线了,没有太多时间管理了,我那时候只觉得可惜,觉得好大哥走了,但是也没有太多可惜的心情,毕竟还有管理们,然后一个月的时间10个管理全因为各种原因退游了,直到有一天和我关系特别好的一个管理上线,告诉我,他也不玩了,市长给你了,你好好玩吧,这时候才意识到大家好像都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成市长了,我一腔热血,许下豪言壮语,我们要继续拿下冠军,继续维持我们的地位,但是好像出了一点差错,是的,一点差错,盟友们倒戈相向,我们甚至16强也没进去,就这样我的热血被浇灭了,营地的大伙有的觉得我们的地位早就不如以前了,骨干都走了,人心散了。
大家走了,走了很多人,80人营地只剩60多人,一夜之间邮件淹没了我的通知栏,我只是个学生,我要上学了,我没有精力了,但我心里还是不舒服,我总感觉我给大家的营地抹黑了,丢脸了,但是没有办法,我也要去面对现实,去生活了。临走之前我和另一个营地的市长交接了权利,那个营地是个小营地,营地正副市长是俩女孩子,我觉得值得寄托,那个营地叫天道院。
我回来了,时隔了好多年,我再次上了瓦力堡的号,看着好友栏那些灰色的头像,看着亲密关系的色彩,我是很沉默的,我那些朋友们已经500多天没上线了,好在我退游之前的那两个姐妹还在玩,回来之后,营地什么的大变样了,之前的“霸区营地”们都消失了,新的主力军替代了我们,天道院还在,甚至是大区的主力营地之一,大家们也不执着于打架了,都在养老,我和那俩姐妹聊了好久,说了很多话,最后的时候她们问我,你还玩吗,我没有回她的信息,或许我会玩,我对这个游戏还是很热爱的,但我不会来这个区了,那天之后是9月30号,两天之后我去了新区,跟着一个大群800多人去了新区,利马谷,从利马谷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很多,到现在,到我发帖的现在,我们还有联系。利马谷开服时间应该是2020年10月1日,我从新区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游戏,直到我再次退游。
说了这么多,我对这个游戏又爱又恨,爱的是它给过我当年没有体验过的快乐,恨的是这游戏的味道已经变得恶臭难耐了,没有那么纯粹的游戏了,只有无尽的氪金,无尽的肝。
5星只是给我的回忆打个满分。
我叫池澈,瓦力堡区,南柯一梦渡空城的管理和市长。
我叫烛龙,利马谷区,夕阳红营地的市长。
2024/2/16
来自 Vivo IQOO 11
游戏时长 6 分钟
这三颗星我是给曾经的自己以及曾经的制作团队的,那个时候是真的很好玩,那个时候真的有很多回忆,还记得刚开始玩的时候是第一季那时候我大概18岁吧,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八庄就已经是大佬了因为那个时候八庄就是最高等级,我去的第一个区也是渠道服叫夏尔镇,夏尔镇也算是比较出名的了吧,我记得那个时候有一个那个要进营地的任务我就找了两个在世界频道招新的营地,那时候我想的是他们谁先回我,我就进哪个营地,然后我就遇到了我的第一任市长,我火速搬进了营地,因为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一个人住在荒郊野外的不安全人多了才安全,有一次我在营地里面闲逛我不知道营地里面也会刷丧尸,然后我逛着逛着就遇到怪了,吓得我拔腿就跑其实那个时候我应该是能打得过的,但是我只是一个五庄的小垃圾呀,我害怕我就跑了,跑着跑着前面有一个庄园我就想躲进去,我进去了之后怪果然没有追我了,我就打量起了眼前的房子,我觉得这房子好高呀我想进去看看,然后我发现进不去,本来想爬墙的然后也爬不了,我是个比较执着的人,所以我就一直在那里研究我到底要怎么爬进去呢,然后我就一直研究到了我下线,等到我第二天上线的时候,市长问我要不要找一个室友他说他给我介绍一个室友,是个武士很厉害还能带着我一起玩,当时我想的是自己那么菜还是要一个人带带比较好我就同意了,到了室友家里面,我就发现这个房子好眼熟啊,这不就是我昨天在研究怎么爬墙的房子吗,当时我就给室友说了这件事,然后他说缘分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我今天不用爬墙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进来,后面他就和营地里面的另外一个人还有市长带着我一起玩,一起打副本做日常一起建房子,那个时候我没什么特别的爱好我就是喜欢建房子和做饭(后来也是如此)后来我又认识了一群大佬,认识的方式也比较奇特,就是我跑到别人营地里面去闲逛,然后就来了一群人围着我说快看这里有一个萌新,然后来了一群人热情的招待我逗我玩,我当时觉得这里的人真好,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进去的那个营地就是夏尔镇第一大营地执法,我也是后面才知道,原来那个营地里面全是大佬,那时候跟他们的感情也很好,他们时不时的也会带着我和我室友一起刷副本陪我们聊天什么的,有一次是我在夏尔镇钓鱼的时候被人打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夏尔镇是是能互殴的,进去的时候看见他们好多人都在钓鱼然后我也去钓鱼,但是我离他们很远,我自己找了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去钓,结果我就被人打了然后我蒙了,我在想他们怎么还能打我呢?然后我就被打哭了是真哭了,我没有招惹他们我自己又打不过他们我就觉得好委屈,然后我就把这事儿跟执法的大佬们说了,他们就叫人过来我们营地帮我报仇,堵在那个人夏尔门口打让他回都回不去,那个人的室友就口嗨我们,执法的大佬们一看坐不住的怒刷一连串喇叭让他们给我道歉,并且还全服通报这俩人去哪个营地他们就打哪个营地,然后在执法大佬们一连串的喇叭之下,他们给我道歉了,并且他们的市长也给我道歉了,还全服通报把这俩人给踢了,然后他们的市长就私聊我,说要做我的徒弟我那个时候好懵啊,我在想为什么我的等级比他低他还要做我的徒弟呢?当时是真的很懵,想不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那个时候玩这个游戏纯粹就是因为觉得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这个游戏里面的人真的很好,没有去想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后来又在打黄沙副本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小姐姐,很温柔,很厉害,她的室友也很厉害富家子弟来的,然后那个时候就变成了那个小姐姐和她室友带我和我室友打副本,偶尔执法的那些大佬也会带我们打副本,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室友跟我说靠我绑上大佬了,后面他们就都不怎么玩了,我的等级也越来越高了后来我也可以带别人了,最开始的时候是我们那个市长先不玩了,那个时候他直接退了营地,因为我的贡献度最高所以市长就落在了我的头上,那个时候我也跟你一样的想法,我想的是我一定要把营地发扬光大,我要把他们都熬走我要做最厉害的那一个,但是后面渐渐的不玩的人越来越多了,营地里面好多都是好几个月不上线的,后来我的室友也不玩了然后我也不怎么玩了也去挑战生活这个副本了,有一次我好几天没上线,就想着上线看看吧,我上线时看到的第一条信息是营地里面一个元老级的人物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让我上线的时候把营地解散了吧因为大家都不玩了,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当时想的是如果我把营地解散了,那万一有一天他们上线了找不到家怎么办啊?后面我差不多有一年没玩吧,有一天突发奇想就想上去看看,我看到我的好友列表里面80%都是300多天不在线的,突然有人给我发了一条消息他说你上线了呀,我说对呀,你还记得我吗?他说记得,我们一起打过本呢还有你的室友长安,他问我后面还玩吗?我说可能不玩了吧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上线了,后面我就下线了然后卸载了明日之后,那个时候我想的是,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因为这个游戏还有人记得我,很谢谢他还记得我,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说曾经的明日之后真的很好玩,现在的明日之后我不推荐,我永远都会记得阿列克谢大叔,还有那个邮递员小哥哥,虽然后面阿列克谢复活了,但是我觉得那不是他了,阿列克谢永远的死在了为了保护我们的那一天,后面复活的他只是一组数据一个冰冷的代码。
2024/2/27
来自 小米Redmi K40

精彩视频

当前版本1.0.369
联网 App
备案主办方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 TapTap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