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足球世界游戏截图
FC足球世界游戏截图
FC足球世界游戏截图
FC足球世界游戏截图
FC足球世界游戏截图
FC足球世界游戏截图
FC足球世界

FC足球世界

官方入驻
5.2
下载
104 万
106 万
游戏大小
1.18 GB

游戏介绍

上次更新于2024/04/11
简介【EA SPORTS FC™,真实联赛与球星版权】 作为首款登陆中国市场的足球题材竞技手游,《FC足球世界》以真实和创新为基础,迎来品牌全面升级,超19000名真实球星、700支球队与30个联赛,真实足球尽在《FC足球世界》! 【视听享受,身临其境的现场体验】 得益于新世代引擎渲染技术,《FC足球世界》不仅在游戏内还原了世界著名的真实球场,还有拟真的午后、傍晚、夜晚比赛场景及不同的赛场天气条件,搭配王涛、苏东专业比赛解说和震撼的球迷呐喊音效,《FC足球世界》真正将比赛现场带到游戏中。 【完美节奏,传承端游经典操控】 充分考虑移动端玩家的游戏习惯,《FC足球世界》不仅提供了“传统轮盘操作”——继承传统手柄模式、满足竞技性玩家对于高难度操作和技巧的追求,“点划操作”——利用触摸屏优势降低新用户上手门槛,而且结合真实赛场重新定义了比赛节奏,只为创造更易上手、更丰富真实且适合移动设备的竞技体验。 【独创养成,随心打造专属巨星】 在《FC足球世界》中,每一位球员都有成为“超巨”的可能!游戏拥有远比同类型游戏自由度更高、丰富度更足的球员养成体系。不论你喜欢哪位球员,都能在《FC足球世界》中将他培养成俱乐部的“超级大腿”! 【群星璀璨,传奇现役决战绿茵】 在《FC足球世界》中,除了海量真实现役球员,历史上功勋卓著的传奇巨星也悉数在列。广大足球爱好者在重现传奇英姿的同时,也更深入地了解了他们充满传奇色彩的职业生涯! 【丰富玩法,随时随地同场竞技】 《FC足球世界》游戏内不仅有11V11的实时对战、经理人对战PVP玩法,还有业内首创的 PVP新模式——进攻对战,即双方玩家可以彻底放开防守、充分发挥自己的半场进攻技巧,酣畅对攻!最新游戏还引入了欧洲冠军杯赛,玩家可以自由选择主队、真实体验欧冠率队捧杯。
2022年5月10日,美国艺电(EA)公司在官方新闻稿中确认,他们将彻底舍弃掉“FIFA”足球游戏系列的头衔,从2023年开始推出全新的“EA SPORTS FC”系列作品。在“FIFA”系列中可体验到的所有游戏玩法(职业俱乐部、职业联赛、街球等模式)均将转移至新作旗下。换句话说,游戏还是那个游戏,只是名字变了。
无独有偶,“FIFA”的版权所有者国际足联(FIFA)也几乎同时发表了一篇长文,表示2022年世界杯和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版权不会完全由EA独占,会有第三方工作室与国际足联合作开发新游戏,为球迷提供更多的选择。
从1993年合作至今,EA与国际足联一起走过将近30个年头——如果是两个人的结合,我们一般把这叫做“珍珠婚”,寓意30年的婚姻就像珍珠一样,是经过时间的打磨才成就如今的光滑圆润。但正如许多走到婚姻尽头的男女一样,曾经甜蜜美满的婚姻,分手时也难免落得一地鸡毛。
曾经“百年好合”的恩爱夫妻,如今已然“劳燕分飞”。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起源:相看两不厌】
把时钟拨回到1991年。由于1988年的体育游戏《约翰·麦登橄榄球》的成功,EA高层便想要开发一款足球游戏打进欧洲市场,并命名为《EA Soccer》。不过,你很难想象一款名字是“Soccer”的足球游戏能够风靡欧洲——这是因为“Soccer”和“Football”在美式和英式英语中含义不同,英国人一般不会把足球称作“Soccer”。对于美国人这种无异于作死的“不解风情”,当时负责参与开发的加拿大工作室马上委托EA欧洲区的总裁和国际足联商量,看是否能获得合作,起一个让欧洲球迷和玩家接受度更高的名字。
1993年,EA和国际足联签下5年协议,旗下的新游戏可以用“FIFA”来命名。初版协议金额没有对外公布,但双方后来在新闻稿里都用“微不足道”来形容。1993年底,《FIFA国际足球》(FIFA International Soccer)正式发售于世嘉MD平台,游戏名中虽然仍然带有“Soccer”,但更重要的是,出现了极具标志性的“FIFA”字样。
作为整个系列的开山之作,《FIFA国际足球》的成绩相当优秀。游戏在当年12月才发售,却以接近50万份的销量成为EA当年的卖座之王。合作就此延续下来,初代标题中的“Soccer”日渐被人淡忘(从《FIFA 97》开始就被EA舍弃),“FIFA”之名则响彻世界,逐渐成了世界上最成功的主机游戏系列之一。
经过20余年的发展,现在的“FIFA”俨然成为了独霸大型足球游戏市场的巨无霸。每年售出超过1000万份、总销量超过3亿份的成绩,带来了多达200亿美元的销售额,“FIFA”已经成为拥有上亿玩家的游戏经典。尤其是最近10年里,随着老对手“实况足球”系列自我挖坑般的急速坠落,“FIFA”已经没有同类型的竞争者。
“独占市场”下的收益是惊人的。除了每年可以卖出千万数量级的游戏本体外,“FIFA”内置的终极球队(FUT)模式以类似抽卡手游的玩法更是给EA带来巨额营收——依照EA在2021年的财报,《FIFA 21》和《NFL 21》的FUT模式总收入为16.2亿美元,前者占了绝大部分。
对国际足联而言,这同样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好买卖。
以2020年为例,这一年,受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国际足联总收入仅为2.665亿美元,同比下降65%,全年净亏损达到6.83亿美元。其中,授权收入(包含了对EA的独家授权)为1.589亿美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为59.6%,可以说在其收入构成中有至关重要的位置。当然,2020年是个足球小年,国际足联旗下没有举办大型赛事,收入并不算多——相比之下,2018年是世界杯年,国际足联总营收达到了46.41亿美元,净利润达18.14亿美元。不过,在收入锐减的情况下,国际足联2020年在授权费方面的收入仍高过企业赞助——国际足联这一年的赞助收入为6250万欧元,其中包括了卡塔尔航空等知名企业的赞助。
如今的每一个周末,全球会诞生大约3亿场虚拟足球比赛,在世界各地的“FIFA”游戏里开打。参与者既包括内马尔和若塔这样的著名网瘾球星,还有很多只“踢球”不看球的非球迷云玩家。
然而,婚姻的激情怎耐得住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一道不可弥合的鸿沟在两者之间悄然撕裂。
【破裂:由“琴瑟和鸣”到“劳燕分飞”】
按照合同,EA与国际足联的合作将在今年卡塔尔世界杯后到期。因此,续约谈判在前年就开始了。然而,“各怀鬼胎”的双方都在谈判桌上摆出了让对方不太能接受的筹码。综合《纽约时报》等媒体的报道,以及此前的一些传言看,在谈判中,双方的诉求是这样的:
EA表示,希望与FIFA续约8年,并扩大许可经营权的范围,覆盖“FIFA”系列所有视频游戏和电子竞技版权,EA想要在“11对11”的基础上,拓展出VR游戏、NFT等领域,在这些领域不再受国际足联的版权约束,也不想为此新增版权成本。
国际足联也有新需求,希望EA能够开出4年10亿美元的续约合同,且国际足联能够掌握“FIFA”视频游戏和电竞版权的主动权,甚至在冠名权上,也不再以单一公司独占的方式销售。
对此,EA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威尔逊难掩不满之意。他认为,玩家的需求决定了EA要在足球游戏领域进行更多尝试,进军更多领域,而目前国际足联的版权合同实际上阻止了EA做这样的事。“再说一次,‘FIFA’只是盒子上的名字,但是它阻止我们进入想要的领域的能力。”
也就是说,双方的主要分歧虽然仍旧在钱上,但并不是简单的“几年、多少亿合同”的价码谈不拢,还涉及更多细分领域的授权问题。双方的心理价位差别巨大,让谈判举步维艰。
让国际足联同样无法让步的是,在没有世界杯的年份,国际足联年收入处于下滑态势。疫情出现以来,在诸多行业均不景气的情况下,游戏行业反倒逆势增长,这坚定了国际足联从游戏行业分到更大蛋糕的决心。
EA也确实在FUT模式上“大赚特赚”。2020年,16.2亿美元的FUT模式总收入占到EA年收入的28.9%,是国际足联年收入的数倍,这也让国际足联动了“歪心思”。国际足联希望在新一轮的谈判中,不仅大幅提高续约的合同价值,也希望未来EA在FUT模式里的这部分收入拆分出来,单独计算授权价格。
国际足联是“狮子大开口”,还是根据现实提出了合理加码,站在不同立场上,看法也各有不同。EA则认为自己的独占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更多新模式玩法要单独交钱,受人掣肘,甚至是在自家做大做强的FUT模式上也要被分一杯羹。最终,经过两年来的多轮谈判,EA高层还是痛下狠心,宣布终止续约。
从此以后,EA公司出品的“FIFA”系列足球游戏将无法得到国际足联旗下所有世界大赛,以及世界大赛预选赛下各洲际足联、足协主办的赛事的版权,也包括这些赛事中球员的版权和肖像权。今年秋季的《FIFA 23》将为双方合作的最后一个版本。
【国际足联:我有新的“拟真类足球游戏”】
对足球迷而言,一直以来,国际足联因其腐败、贪婪而令人生恶,如从世界杯主办国身上攫取巨额利益、罔顾球员健康增设更多比赛、前主席布拉特因贪污受贿下台等等,“吸血虫”的标签一直挥之不去。但在商言商,EA在授权下获取的超高利润让国际足联认为并不合理。为了获取更多游戏收入,近些年来,国际足联积极与Epic Games以及2K Sports(“NBA 2K”系列开发商)母公司Take-Two洽谈,旨在进一步拓展授权渠道,拓展收入版图。
2022年5月11日,几乎在EA给出“离婚通知书”的同时,国际足联就发文表示,世界杯赛事版权不会完全由EA独占,会有第三方工作室与国际足联合作开发新游戏。
在国际足联的计划中,双方合作的新“拟真类足球游戏”将于2024年推出。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表示:“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唯一具有‘FIFA’名称的,真实、真正的游戏将是玩家和球迷们可以得到的最好游戏。《FIFA 23》《FIFA 24》《FIFA 25》和《FIFA 26》等等——不变的是‘FIFA’的名字,它将永远保持最佳水准。”
话虽然说得很漂亮,能否做到还得日后再看。目前我们只能说,这件事的难度似乎不小。正所谓“隔行如隔山”,且不说车枪球这些项目之间本就不尽相同,单说球类运动之间都难言相通。拟真类足球游戏的制作涉及到大量的技术储备和经验积累,EA做了这么多年尚且不够完善,指望新厂商甫一入局就能追上EA运营29年的经验,谈何容易。
也有玩家调侃,“实况足球”(现更名为“eFootball”)的开发商科乐美如果能接盘“FIFA”,来一出“实况变FIFA”,就太有意思了——但如今的科乐美还有这样的资金、技术和雄心吗?
EA:“分手”却并不“分家”
EA想要甩开国际足联单干,其实已经不是一天两天。EA的底气在于,“FIFA”的名号固然可贵,但EA的足球游戏依靠FUT等玩法已经完全养成了自己的玩家生态,轻易不会流失。而且,尽管失去了“FIFA”的招牌,EA还可从其他渠道得到授权,比如从FIFPro,也就是国际足球运动员协会得到授权——别看FIFPro与国际足联在名字上如此接近(FIFPro在2009年便被国际足联“招安”),但在球员的姓名和肖像管理上,国际足联却无权过问,得由独立运营的、拥有70多个国家和地区版权的FIFPro负责。
FIFPro的授权费用并不高,很多国内的足球手游也能拿到FIFPro授权。此前,EA便通过FIFPro的单独授权得到了超过30个联赛、100座球场、700支球队和1.9万名球员的版权,EA还可以得到欧足联、南美足联以及英超、西甲、德甲联赛的版权以及耐克等品牌的鼎力支持。
事实上,2021年10月,EA便与FIFPro签署了一项长期续约协议,以确保可以继续在自家的“FIFA”和未来的其他足球游戏中使用FIFPro提供的版权。因此,即便EA与国际足联分道扬镳,在合同期内,EA依然可以在自家的游戏中使用真实球员数据。
也就是说,未来,EA失去的只是“FIFA”的名字和世界杯赛事的游戏版权,但玩家最关心的真实联赛授权和球队、球员的数据绝大部分依旧可以保留。在EA的足球游戏越来越FUT化的时代,在巨大玩家群体的支撑下,这点损失对EA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省钱了。
此外,EA也做好了与国际足联“离婚”的准备。一年前,EA就向英国和欧盟知识产权局提交了“EA Sports FC”的商标申请,或许很快我们就能看见一个叫做《EA Sports FC 24》的“新”游戏。
另外,EA表示,他们仍将与多家合作伙伴继续保持联系。安德鲁·威尔逊信心满满地说:“全新的独立平台将带来更多机会、创新和发展。我们致力于对这项运动进行有意义的再投资并为全球球迷带来更多欢乐、包容性和沉浸感。我们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分享更多更新。”
【核心: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我们可以简单总结一下,在此次事件中,双方有哪些难言之隐,并最终促使事态走向无可挽回的结局。
国际足联希望提高续约价码,首先源于自己的苦衷。在世界杯年,国际足联总营收可以达到几十亿美元,而其他年份里只能惨淡经营。2020年,国际足联从游戏授权中获得的收入历史首次超越了在现实足球中获得的收入。
国际足联不是没想过“救亡图存”,但这两年来,所有的收益都面临付诸东流的危险。国际足联先是谋求和中国合作,举办扩军为24支球队的、4年一届的世界俱乐部杯,这预计将为国际足联带来高达200亿美元的收入(同期世界杯上总收益约为50亿美元)。但由于疫情影响,世俱杯扩军不得不暂缓进行。
到2022年,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更是谋求世界杯改制,从4年一届改为两年一届,此举可让国际足联的赛事收入翻倍,但在日前于卡塔尔举行的国际足联第72届成员大会上,备受瞩目的世界杯改制方案未能进入审议和表决程序。
显然,与EA的合作是目前在4年一度的世界杯外,国际足联可以稳定获得的最大一笔商业收入。
这时的EA,其实早就做好了离开“FIFA”的准备。由于国际足联并没有足坛主流的欧洲俱乐部的授权,所以,以往根据五大联赛的不同政策,EA都是分别和联赛、俱乐部洽谈授权球队、球场、球衣等元素,偶尔也有谈不到授权的时候,这导致近几年的“FIFA”游戏中,意甲尤文图斯俱乐部只能以“皮埃蒙特”的名义出现。
国际足联不希望只给EA一家授权“FIFA”,但为时已晚,EA这些年正是依靠“排他性”“独占性”的合作,在近10年来不断挤压死敌“实况足球”的生存空间,直到占据压倒性优势。在只有EA一个客户的情况下,国际足联的谈判形势一开场就处于不利地位。
与“实况足球”相比,凭借更加真实的游戏画面和更加纯熟的引擎水平,再加上海量的现有用户群,EA没了“FIFA”,可能连皮毛都伤及不到。
【结语:许多年后,或许会有不同】
在短时间内,合作的结束或许意味着EA、国际足联和球迷的“三输”,但对不同的参与者来说,“输”的程度却是不同的。手握海量的玩家群体,以及一个相当成熟的游戏系列,EA多少有些有恃无恐的味道。国际足联则面临短时间的资金损失,以及未来游戏的不确定性——事实上,很少有人相信新得到授权的“FIFA”会比EA的游戏更好,如果新的“FIFA”不再是拟真类游戏,变成“足球经理”或其他类型,接受度同样成问题。对玩家来说,短期内或许变化不大,“FIFA”仍然是那个每年稍有变化的年货作品,“实况”似乎仍处于漫长的自我探索中。
只有在一个足够长期的未来时间段内考察,事情或许才会有新的变化,如果国际足联真的能找到足够靠谱的合作方,我们或许将会看到足球游戏市场将迎来全新的变化。一家独大总是不够好的,如果真的有竞争的话,那当然是一件值得期待的好事情。
2023/1/11
玩过
画面音乐不错
五星,但是不给游戏,给回忆。2017年,当时还是个小学生的我想找一个关于足球的游戏,于是看见了当年刚发的《FIFA MOBILE》封面是当时还没有吃汉堡唱梨花香的阿扎尔。炫酷的封面火速吸引了我,点进去过完教程先给送了一个87总评的阿扎尔,后面升级开出来个科曼,然后活动领了个奥布拉克。当时选队徽,各俱乐部的队徽我也不认识,从国际里面选出来了国足,因为认识中国这俩字。穿着是那年世预赛的西红柿炒鸡蛋,慢慢玩了几轮联赛,也不会操作,只会划。后面又领了博格巴和贝尔纳代斯基,中场算是站稳了。终于玩习惯了以后,发现删档更新了,封面从阿扎尔变成C罗了,切尔西球衣也变成皇马了。那个版本是我最难忘的版本,从新手教程的扎尔德斯和C罗,到霸道格里兹曼,公会阿里。到TOTY球衣,当时西班牙国家德比活动,我熬了一周大夜在活动最后一天肝出来了91评分的苏亚雷斯,当时的总评分还没有现在这么高,基本上凑齐80以上的红卡加几张90多的紫卡就已经很牛逼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国家德比,是巴萨3:0皇马,卡瓦哈尔染红。当时我跟我的小伙伴们一直在争论C罗强还是梅西强。后来我把还在不来梅的张玉宁从61升级到了88,就是想玩中国球员。在那个大家都在玩王者的年代,我在班里引领起来一阵足球潮。一转眼到了夏天,世界杯开始了,腾讯代理的《FIFA足球世界》也发布了。上手一玩,远射必中,(记得当年都叫他fifa远射世界)但是世界杯模式很可以。夏天结束以后上了初中,也有了球场,和兄弟们天天操场踢球然后被老师骂,说我们贪玩,球场不能踢球(要不国足不行呢)后来学校举行班赛,我当了一门以及队长,在半决赛的点球大战,我们踢了8轮没分出来胜负,在最后一轮一兄弟误打误撞踢进去了以后,最后一个球大家都看着我,只要扑出来就赢了,我很犹豫,但是听见当时的白月光和我最好的兄弟在后面喊了一句加油,我直接支棱起来了,给扑出去了。虽然后面决赛遗憾落败,但是我们都很开心。寒假去成都旅游,在太古里磨着我姥花了600元子给我买了一件曼联的球迷版球衣,穿着在学校装b。那个春天的欧冠,曼联逆转大巴黎,C罗帽子戏法打倒马竞。我们新学期的班赛在第一轮就抽到了上届冠军,这次我们还是输了,1-5惨败,作为门将的我犯了一个低级失误,白月光也跟对面前锋跑了。我兄弟买了一根好烟(当时学校门口是拆开卖的。一块钱一根)在胡同里给我抽,安慰我。再后来去了职业队训练,离开了学校,足球也离我越来越远了。再更新的时候已经是20赛季了,封面又成了阿扎尔,但是是皇马球衣,我也只是简单的玩了几局就继续忙活我的职业生涯了。今年23年,马上24年,我因为多次大伤而退役,回来以后看见了FIFA也终止合作了。再下回来已经是《FC 足球世界》了。当年一起踢球的兄弟们早已物是人非,当年吵吵着要踢职业的左边锋现在在疯狂补文化,当年头槌特别厉害的中锋已经没有了消息,当年的后卫现在在婚庆公司当司仪……当年的白月光现在在酒吧陪酒,当年天天等我踢完球一起抽烟的兄弟留长了头发弹贝斯。时间一转眼过去好多年,我们都各奔东西。对战进攻打开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了我13岁的冬天和兄弟们一起踢球的日子,那个散发着青春荷尔蒙气息和烟草味的冬天,当时的C罗还在尤文,阿扎尔不爱吃汉堡,梅老板还没离开巴萨,姆巴佩刚刚出名,冬天踢完球有烟和热乎的牛筋面,回了家还有老爸做的小炒肉。
来自 Honor 80
当前版本26.0.02
联网 App
备案主办方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使用 TapTap 客户端下载